无可救药的兄控
DC21|JUMP|Bender Zwillinge

【新神探/白展】猫薄荷(三)

第二天,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时间到达医院的展超,此刻正站在白玉堂病房门口,心情十分复杂。

那天他逃离了这个让自己无所适从的人和空间,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因此也再没见过白玉堂。经过了一个晚上的心理斗争,来到医院的勇气是有了,但还不足以推开眼前的这扇门。他抱着手臂低头闭眼,眉头紧锁并咬着下唇,靠左腿支撑身体,不停的颠着右脚,俨然一副要上前线的悲壮感,却又好像完全下不了决心似的。

站在一旁的警卫员看了他好几次,实在忍不住开了口。

「那个,展探员,你不进去么?」

展超睁眼瞥了他一下。

「你急什么,要知道,嗯……每一个行动要经过深思熟虑才是DBI警员谨慎的表现。」

「可……你已经在这儿呆了快一刻钟了啊。」

「我,我这是因为……唉说了你也不懂,反正我还要再思考一会儿。」

展超郁闷的嘟囔着,警卫员也摇了摇头随他去了。

然而展超不知道的是,他在门外造成的声响,在他看来不算太大,却让房内浅眠的白玉堂早早醒来。

完全清醒后的白玉堂从病床上坐起来,费力的摆正枕头后向后靠去,盯着病房那扇门,听着外面的声音,抬起嘴角轻笑着想像展超纠结的样子。

那天之后经过一个礼拜,白玉堂已经完全放弃了思考。他还是他,一点也没有因为什么而改变,对于如何细思也理不清道不明的事情,以不变应万变才是上策。

现在,自己受惠于人,即使对象是自己曾经断定能力低下的DBI,点水之恩也当涌泉以报。是包检察官和公孙探长,以及DBI许多面对枪林弹雨还是坚持往前冲的警员抓住了孔雀王,并救出了他们兄弟几个,还治好了二嫂,因此无论他们对他有什么样的要求,他都会全力以赴。白玉堂其实也明白,早在看到包检察官和公孙探长为从吴天和他们那里救出人质所做的一切时,DBI在自己心里就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样子了。

至于展超,白玉堂很清楚,他是兵,而他是贼,如果自己真是只偷了乳酪的老鼠,那他就像一只猫一样,一定会紧盯着自己不放。所谓正邪不两立,白玉堂从不觉得自己劫富济贫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但也不认为自己算什么好人。所以他们两个这辈子,大约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交集了。

只是……白玉堂脸上因自己之前的想法而稍稍显露出的失落一扫而空,再次笑了起来并带上了些邪气。那天的情形也让他发现了展超有趣的另一面,即使他们做不成兄弟朋友,但看起来在短暂的相处时间内,能逗他也会是件让人愉悦的事。

「嗯,果然还是这样比较好。」

展超像是打定主意似的点了点头,随即却转身准备离开。一旁的警卫员一愣,立马叫住了他。

「诶展探员,你这是要去哪儿啊?」

展超心想他那么多事作甚,但还是侧过头回答了他。

「……我去问问医生这家伙的情况。」

接着他便走向了白玉堂诊治的梁医生的办公室。

听见门外俩人的对话,又听见展超离开的脚步声,白玉堂垂下眼叹了口气。看来那家伙即使再怎么粗神经,对那天发生的事也不会完全没有想法。心中纠结而又脸皮薄的人此时就会像他那样面对问题选择逃避,想一直拖下去,等着让时间来解决一切,真是不能更拙劣的方法了。不过,这也证明了那家伙确实很单纯,那点想法让人一眼便看穿了。

反正也没事做,不如就这样等着他回来,想想有什么既不让自己难做,又能让他吃瘪的方法,就像之前每一次刻意跟他作对,用言语激他看着他气不打一处来时一样,那个人就会把注意力一直集中在自己身上。白玉堂不禁哼笑出声,那可真是让人心胸舒畅的场景啊。

而另一边,来到梁医生办公室的展超,已经坐在了办公桌前问过白玉堂的身体状况。

「梁医生,你的意思是白玉堂他已经可以出院了?」

「是这样,只不过他的身体由于才刚复原还有些虚弱,」梁医生推了推银边眼镜,「白玉堂的身体素质相当好,恢复能力超出我的想象,这想必是平时十分注重保养和锻炼的缘故。」

展超眨了眨眼睛,「是么,为什么他看起来就一副很不禁打的样子……」

「展探员,人不可貌相啊。不过治疗患者是我们医生的事,病人恢复得快自然是好事,可这看管犯人是你们警察的事,你可得多上心了。」

「嗯,那是当然的!」展超给了梁医生一个肯定的眼神,却又忽然想到了什么,「对了梁医生,上次我来的时候看到白玉堂他不舒服的样子,整个人很不安定,脸色苍白还冒虚汗,这算正常现象么?」

「嗯……」梁医生摸着下巴想了想,「你说的这些应该属于正常范畴,那时他体内的毒素还未排尽,很可能会出现你所说的那种虚弱状态。所以你不必担心,像他那样的体质,完全恢复后该不会再出现类似状况了。」

「我明白了,」展超笑着点了点头,「多谢了梁医生,那我先过去了。」


回到走廊上的展超一扫之前的犹豫不决,向来一根筋的他此时脑子里已经被换上了另外的事。枪法不一定那么好,但自己的功夫在检察官和探长口中可是可圈可点的。展超联想到那次在银行的一次对抗,由于场面太过混乱以至双方都没法使出全力,因此他想着什么时候一定要跟白玉堂好好比试比试,看看到底谁厉害。

展超走到了病房门口,不理会一副无语状态的警卫员直接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哟,你醒着啊。」

看着进来的展超不同于之前一脸淡定的样子走到自己床边,手插在裤袋里看着自己,白玉堂挑眉。

「我今天是来告诉你,对你的决定已经下来了,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协助DBI继续调查孔雀眼。」

白玉堂没有说话,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仙空岛被暂时查封,但你们的行动还是要受到控制,其他三鼠都已经有人监管了,探长把监管你的任务交给了我。」

展超跟人讲话总是这样一直直视着对方,一幅坦荡的样子,面上不带一丝一毫虚假的表情,会让人觉得只要是他说的话似乎无论什么都很容易让人接受。

「我可先说好了啊,我知道你是个大少爷,我家可没仙空岛那么豪华,你做好心理准备吧。」

「无所谓,」白玉堂撇了撇嘴,「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这个,医生说随时都可以。」

「那你先出去,等我换了衣服就走。」白玉堂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什……什么?!」展超退开一步,诧异的看着他,「这么快?!」

「不然呢?」白玉堂皱了皱眉,翻身下床,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整了整病号服的衣领,「一直待在医院我觉得自己都快发霉了,能早点出去最好。」

展超愣在那里,脸上的表情千变万化。

「你还傻站在那儿干什么,难道要看着我换衣服啊,」白玉堂转念一想,挑了挑眉,抬起嘴角邪笑,「不过,我倒是不介意。」

「我……谁要看你啊!」

展超紧皱眉头咬牙切齿地离开了病房,留下白玉堂一个人在房里,走近靠在墙边的矮柜,拿起上面的西服,边换边心情舒畅的笑。



tbc.


评论
热度 ( 2 )

© KA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