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的兄控

【新神探/白展】猫薄荷(二)

一个星期后,公孙泽在DBI内召开了一次小型会议。

「由于这次案情十分特殊,所以对于四鼠,我们也做了特殊处理,因此,」公孙泽看了眼包正,清了清嗓,「从明天起四鼠会协助DBI调查孔雀眼。」

传达了上级的这个决定,下面的警员开始了各种交头接耳,有看似接受了这个讯息的,但一脸惊讶的和略显不满的却也不在少数,倒也不怪他们,毕竟不久前的「五鼠闹德城」可是让他们DBI的警察背负了不少骂名。于是在场听到这个消息却依然平静的只有包正和对计划已提前知晓的展超。

「另外,还有一件事。虽然暂时不把四鼠送入监狱,但还是要对他们进行必要的监管。现在的他们还不能自由行动,无论外出做什么都必须汇报DBI。」

公孙泽边说边慢慢从警院办公桌的一头慢慢踱步到了另一头。

「而今仙空岛被暂时查封了,所以为了更有效地执行这个任务我和……咳,包检察官决定用我们的警力将它们分开来单独看管,因此我希望……」

「哎呀探长哥你不必这么咬文嚼字嘛。」

公孙泽的解释被包正打断了,他回头看向包正,后者没有等他反应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这个公孙探长的意思呢,就是谁能举个手,拎一只老鼠回家养上十天半个月的。啊当然了,这肯定是公费领养。」

在座的警员带着诧异听完了这些,眼神里充满了不确定的互相看了看,不少人看似不经意实际上是刻意的低下了头,不适时的滑稽场面看起来就好像是还在学堂时不愿被老师叫起来回答问题似的。

而就在谁都没有意愿去碰那些烫手的山芋时,老王慢慢举起了手。旁边的老马用力戳了他一下,用眼神示意他别做傻事,但老王还是坚决的举着自己的右手。

「检察官,探长,我,我平时也没做什么大事,还尽添麻烦,所以这,这次就安排我一个吧。」

比起讶异于老王相较平时不怎么口吃的语句,他爽直坦然的态度更让其他警员吃惊。

「很好,虽然这次任务不是强制性的,就算不接受也不会影响你们的警员形象,」公孙泽对着老王笑了笑,「但敢于接受挑战的人正是我们DBI所需要的。」

听过这番话,陆陆续续的,举手的人多了起来,这些警员的眼神从不确定变成了肯定,从略微的胆怯变成了坚决,即使仍有不愿意参与的人员存在,公孙泽也还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后,对比各家的情况,他们决定在四鼠都恢复行动能力后,让老王代为看管韩彰,把蒋平放到小赵家,而徐庆则交给了由于搞研究太认真没及时赶上会议,迟到了却嚷嚷着要跟三鼠一较高下的小Q。

「至于这个白玉堂……」

公孙泽眉间皱起,翻动手中的资料,把每个申请参与的警员背景反反复复看了几遍,却觉得放在谁那里都不合适。

这个白玉堂生性率直,行事看似冲动实则谨慎,且有一定的号召力。然而从他曾经公然对DBI几次三番的挑衅看来,此人心高气傲,绝不会轻易屈从于什么人或组织。他现在为DBI救了他们而感激,什么事都愿意做的模样,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像其他三鼠那样安定。

正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包正笑着开了口。

「我说探长哥,你别这么纠结嘛,这还不简单。」

包正用轻松的语调说着,在公孙泽迷惑不解的眼神注视下,走到坐在一旁办公桌上因无所事事,而正拿着只咬了一口的苹果神游中的展超身旁。

「小玩命啊,」包正轻轻揽过他的肩膀,避开了他肩上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却也拉回了他的注意力,「你说对于上级的指令,一个像你这样优秀的下属是不是应该绝对服从呢?」

几乎是同时的,听到「优秀」二字,展超的双眸立刻亮了起来。他马上跳了下来,在包正面前摆出立正姿势,脸上满是控制不住的笑容,完全没注意到旁人对他略显悲哀的注目礼。

「包检察官,这是当然的!」

包正看着他笑得更开了,面上摆出欣慰的表情点了点头。

「那么不管这个任务有多艰巨,多让你难以接受,作为一名出类拔萃的警员精英的你,是不是同样义不容辞呢?」

「我保证完成任务!」

展超不禁喜形于色,下一秒一副正义凛然,兴起而大无畏的姿态让了解实际情况的众人几乎要流下同情的泪水,就连公孙泽也无奈的摇了摇头。

「诶包大哥,」展超见包正笑得一脸安心的样子,也放松了许多,「话说到底是什么任务啊?」

「其实是这样的。」

包正清了清嗓子,深吸一口气。

「从明天开始白玉堂的一切事宜就交给你处理并定期向我和公孙探长汇报并且在他出院后就由你领回家而且要在他的行动和DBI的命令之间作协调工作并也要随时向我们汇报不过这是一项看似复杂其实简单的任务只要你用心就能完成。」

包正喘了口气,盯着被他整得一愣一愣的展超。

「你明白了吗?」

「我…我明白……诶等,等等……什么?!」

展超终于回过神来,直接跳了起来。

「要我看着那个白玉堂?!」展超直接惊喊出声,「包大哥你有没有搞错啊?!而且我家根本……!」

「展超,」看不下去的公孙泽,也走到这个还在像只受到惊吓的小猫一样炸毛的新晋警员身边,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臂。

「别听包检察官乱说,这个不是命令都是自愿的,虽然……」公孙泽皱了皱眉头,一副苦恼而无奈的样子,「现在除了你以外我实在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来做这件事,不过你如果不愿意我也不勉强。这件事也绝对不会影响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印象。」

听罢,周围佯装做事实则在偷偷观察事态发展的众警员汗颜,谁说包检察官是这里最黑的,要说脸肯定是,但行动上还真不一定没有对手,看看这不就出现了么。于是他们也在心底暗暗记下,性情有所转变的公孙探长,以后更加惹不起了。

不过,这招对展超确实管用,刚才还抗议声十足的他这下安静了许多,虽然仍旧有些不情愿,但比起自己为难,他更不愿意看到检察官和探长失望的样子。

别扭了一阵,最后,展超还是勉强答应了监管白玉堂的工作。


「孔雀王的审问……还没有消息么。」

在警员们都各管各去工作之后,公孙泽和包正依然站在一起,讨论着他们共同关心的话题。

包正摇了摇头,向来善于隐藏的他此刻也让人看不出在想什么。

「这次由于我们两个都牵涉太深,所以不能参与审讯,」公孙泽抱着手臂向后靠在办公桌前,「至今还没有收到孔雀王的消息,就证明那些审问他的人,还未得到满意的答……」

「探长哥,」包正打断了他的分析,「说点开心的事吧,你刚才帮我说服了小玩命,我是不是该谢谢你啊。」

「……你把主次弄反了吧,是你先想到让展超接下这个任务的,要谢也该是我谢你。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为什么会觉得展超合适?」

包正笑了笑道,「我觉得你也应该发现他们两个总是对着干,这是一个切入点,所以才会来支援我吧。」

公孙泽撇撇嘴,并不反驳。

「他们两个性格虽然不一样,但有个共同点,都死不认输,在展超的监管下,白玉堂必定不会不告而别,因为这就好像不战而逃一样是件很没面子的事。而看管白玉堂的展超也不会让他轻易逃走,因为这对他来说同样是件很窝囊的事,」包正挑了挑眉,「所以让他俩呆一起是最好的了,是不是啊探长哥。」

「嗯,你说的没错,」公孙泽点了点头,「我也是因为这样才会去说服展超。」

只是,希望一切真能像他们预料的那样就好了。

这句话公孙泽没有说,因为他知道不必说,包正也会想到就是了。


tbc.

评论
热度 ( 3 )

© KA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