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的兄控

【乐坤/真人同人】Rewinding(完结)

大概在2012年的时候,我跟 @文洱  Strawberry kiss 一起合写了一篇未完结的真人同人,两位男主分别是坤哥和阿乐,文风大概是以引用他俩曾经的微博或是博客为主,以第一人称视角来写。文文代表坤哥的部分,我代表阿乐的部分。

知道的人想必深有体会,这对CP真是让人怎样都放不下,即使冷到南极,回忆起来还是满满的快乐。翻微博,翻博客,各种查资料。那个时候我俩真的太认真了w这也是希望写出来的东西就像是真人真事,也算是填补了自己的脑洞。

现在是第一次放出来给别人看,也是在这里存下唯一一次合写的美好回忆,希望将来咱俩合作机会越来越多,先从合绘开始吧,好好规划规划www


#

Rewinding



#

微博与我


我是一颗石头,在湍流中漂泊,有时候会沉淀下来那么一阵子,有时候也会随波逐流那么一阵子。
我是一个戏子,是一个曾经不爱表演却莽撞入行的幸运儿。
我是陈坤,是一颗石头。

我的人生伴随着太多幸运,因为遇到过很多别的石头,其中几颗在我的溪流里碰撞出重要的水花,甚至改变了我前进的方向。

心烦意乱的时候我会唱一遍《心经》,有感而发的时候我会写一条微博。
微博也是一个不错的东西。
因为人生中有很多重要的事情,你不把它写下来,会感觉有那么点不真实,似乎一切是你自己臆想出来的一样。
但是人生中还有很多深刻的事情,你不能说出口,你需将秘密好好隐藏,才能巧妙度过一生。

不过那些重要和深刻的故事我都已经写了,也许你只能从中读出自己的故事。
还有一些我写的大概看似很认真,实际上却只是不经过大脑的闲言傻语。

反正一切不会像看上去的那样简单,也不像你想象中的那么复杂。

或许你会问,你关心我所说却不明白我所想的,怎么办。
我只能回答你,相信你愿意相信的一切,思考属于你自己的人生,这就足够。

望能与君共勉。


#

余文樂v:試著做好一切,但最終換來這結果.. 氣餒真的很氣餒....


半夜打籃球很開心,但精神卻沒有完全放鬆。

是什麽時候開始,我對這段關係的要求越來越高?不想只做兄弟,做朋友。雖然不知道他有無發現我的真實想法,但他周圍人那麼多,以為我就應該是特別的那一個,其實他根本沒有看我。

真想回到拍《花花型警》的時候,兩個人一句接一句聊天,忘記都在講什麽,但真的開心。

現在,我到北京,他卻去美國。

我在想他,他不可能想我。


#

篮球和你

陈坤V:人们喜欢你,是因为保持自我而不是模仿他人!这句话好萌呀,QAQ的想歪鸟~~斜饿!



这句话我最近才看到,很喜欢,有人说这是林书豪精神。
我不太关注篮球,也不怎么了解这个最近充满话题的NBA小朋友。
不过每次看到篮球,都总是能让我想起一个人。

那个人比我年轻几岁,可是我们相处时感觉他比较年长。
他不说话的时候看起来酷酷的,可是笑起来你会发现他没心没肺又傻了吧唧的。

看过他耍篮球的话,你会发现他看起来和篮球运动员没什么区别,不过你赞他一句,他只会有点害羞地低头笑笑。
然后着看你说:"我业余的啦。"

业余什么啊,直到很后来我才听说他17岁就代表香港打过篮球比赛了。


#

想出門見陽光

余文樂V:38pts, won Lakers~~~ 繼續你的奇蹟吧!! 你的成功告訴了我沒有一樣東西是不可以的。


籃球雖然不是我現在生活的中心,但是我曾經的全部。

成為藝人之前,我代表香港隊打過比賽。那時我的夢想是當一個體育老師。但是就算到今天,我也沒有放棄這個夢想,橫洲工業就是最好的證明。他一直連勝,他是我們港青隊夢想的延續。

我們球隊是業餘隊,不過我能自豪的說,球場上,我們分秒必爭,落後也會奮力會追比分。全隊每一個人打每一場比賽的堅持力絕對不會比專業的差!
當藝人,是我現在堅持的道路,也是我現在真的愛的事業。但有時還是會感覺,壓力真的大,很累。

以前我不怕,因為我有籃球,我可以在比賽的時候放開的跑,自由的跳。在這種時候,籃球是最好的發洩方式。

可是現在我卻不行,打比賽前心累,打完後身體也跟著一起累。

我心裡這件事,打籃球解決不了嗎。


以前不瞭解J.Lin,但經過這次轟動NBA的事,大概全世界都知道他了。38pts,真的是奇跡,為華人爭光呢,當然肯定也是他努力的成果。不過發生這樣的事連Mr81都要驚訝了吧,哈哈~玩笑來的。

J.Lin可以成功,我呢?

籃球,可唔可以再救多我一次?


#

大概發燒就易流淚

余文樂V:今天終於在酒店倒下來,不能工作.. 各位情人節快樂吧~


情人節到北京完成電影發佈會和專訪工作,但是生病了……其實也習慣呢,因為從小身體就不好,還有哮喘,天冷就經常感冒發燒。
但是這次就好像特別難過,工作堅持都不行。

我到了這裡,他的地方,爲什麽他又離我更遠?

討厭生病,一生病就亂想,較喜歡腦袋無亂七八糟東西的自己。但仔細想想,好像從見到他開始,就想了很多不該想的,也做了很多不像自己的事。甩甩腦袋以為可以趕走,‘坤’是不在了,頭更暈了,又來了Aloys……

不想過2.14,也無人一起過。

他這個人,好像對每個人都好,但就算走到了一起也總是覺得完全不瞭解他。就好像天上的雲彩,那麼近,又那麼遠,以為能觸碰到的人都是不自量力。小時候畫過云,都是白色的一整塊,長大了才知道云看起來簡單,構造可沒那麼平凡。他就是這樣子,單純的複雜。

想到這一說,君子之交淡如水。

一起拍電影對台詞的時候,爲了顯擺我對白酒的瞭解,我說,‘你就算是一杯中國茶也是摻了二鍋頭的茶。’
他回了一句,‘沒那種東西,又不是你,一杯加了whisky的Irish Coffee。’
然後就很得意的手舞足蹈,眯起眼睛笑。
癡癡的,以為真的客場進球哦。

我和他的關係,看起來清澈,像水,親身感受卻甘美誘人,更像清酒。但是喝完回味,才發覺是濃郁的烈酒。酒精上頭,弄得自己很暈,暈到不記得除了拍片搭檔,我們到底還有什麽聯繫。再回頭看看自己走過的路,終於發現在品嘗第一口的時候就已經沉醉在這種莫名的酒香里。全身心陷進去,怎麼可能再戒掉。

回到現實,其實我酒量就還好,不過聽別人說他是‘一杯倒’。
沒有漂亮藉口,表白就也說不出口。
所以我們這一杯,我乾杯,他隨意就好。


眼睛不太舒服,有點點模糊看不清,不寫了。

忽然想唱自己的歌,《給我一杯》……


#

今朝有酒今朝醉

陈坤V:偶尔也要喝一杯~不过喝酒真的不是我强项~一不小心就要醉鸟~在你喝醉时背你回家的~才是真正的好兄弟!
(删除)

我是真的不太会喝酒,不过也没有真的弱到一杯倒的地步。
但每次工作应酬时,心里还是会有一丝丝的紧张。
经常想着尽量能少喝就少喝一点,绝对不能喝醉了有失仪态。
所以虽然大家都知道我不太会喝酒,不过并没多少人看见过我醉的样子。

还记得第一天进花花型警剧组,收工后马楚成导演晚上就拉着我和阿乐去喝酒。
那时我和阿乐还不是很熟悉,他低着头吃东西,挺安静的样子,我也装酷不说话。
马导演就边喝边讲起故事来:"你和阿乐还不是很熟吧,要多交流交流感情。这部戏你们两个是主角,两个大男人的戏,其实蛮多导演拍过,我想有一点不一样的感觉。"

我看了一眼阿乐,他看起来听得很认真。我想起他比我年轻,却已经拍了几十部电影,是个对工作很认真且很努力的人。

马导演继续说着:"说到兄弟情,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每次我们两个去喝酒,只要他喝呢我就不喝。他问我,你为什么不喝呢。我说,两个人当中总要有一个人清醒的,我不喝是为了等下背你回去。到了下一次,我喝酒的时候,他就不喝了。兄弟情就是这样的一种'小感觉',彼此不用讲出来,但要是知道对方有难,隔多远都会跑去帮忙。"

我和阿乐都是聪明的人,瞬间就明白了导演请我们喝酒的意思。
阿乐笑嘻嘻的,开了一听啤酒,他说:"那我先喝咯,醉了麻烦背我回去喔。"
"不行不行,我也喝!" 我也不甘示弱开了一瓶。

我们三人边喝酒边聊着天,就像相熟已久的老朋友一样。

马导演问我说:"坤,知道我为什么找你演这部戏吗?"
还没等我回答,马导又接着说:"你挺有摩登Feel的,人又温柔,很少绯闻,香港人都比较喜欢你这类型!和阿乐那种'烂仔'的样子刚好可以形成反差。"

"喂喂喂,我是身家清白,堂堂正正的喔。"

我记得阿乐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笑得快眯成线了。那是第一次看见他笑那么开心,后来熟了之后发现他其实笑点超低的。

那天后来的事我都不太清楚,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大字型躺在酒店的床上了。
据阿乐说那天晚上我和马导都醉的不省人事,只剩他一个清醒的,也不知道是不是他背我回来的。


#

Familiar Stranger

——我們分手吧

-短信發送成功。



Shawn Yue這次不是畏縮,只想著退一步,對大家都好。

是不是太天真,想著這段感情里,愛情不關他的事,交給我就好。但是我不瞭解一件事,付出和回報之間不存在因果關係。卡在無解的單項式上,心里真的悶到極點。

记得…他很喜歡講笑話,什麽‘高速公鹿’,‘不會彈鋼琴的鋼琴家’那样的講很多。
那天他問我,‘你知道猴子爲什麽不喜歡平行線嗎?’
我搖頭,他答,‘因為平行線沒有相交(香蕉)啊~’
‘…誒,很冷好不好。’
其實我很想笑一笑,但原諒我真的笑不出來。

在這個浮躁的社會里,他靠著內在的堅強一路筆直向前行走,我也是一樣。遠離生存問題的我,爲了自尊和榮譽,無論怎樣痛怎樣苦都挺直腰板邁開大步。
這樣的我們,註定是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點的平行線。

有些事,在我心裡早已形成了一個既定的概念。
我們之間那種微妙的氣氛,那時不是LOVE現在不是以後也不會是。麥可和林亨那樣的故事,是幻覺?不對,更像是夢,一場美夢。清晨的茶餐廳,午間休息的外賣,夜晚的大排檔,直到現在隨時閉上眼,都能毫不費力的在腦中描繪出他各種表情的細節。喜歡他用餐時抱著一套養生理論細嚼慢嚥,看不厭他被晨光和晚霞眷戀的側臉。我的雙眼代替了X100的日常工作,爲我的私欲記錄下了每一幀最驚豔的畫面。

其實每人個都是貪婪的,區別只是對象不同。
那時不知道我腦中這本我最愛的,夢幻般的相冊能夠保存多久。

但,不久以後,我醒了。


-收到一條新短信。


那麼快,意料之外,卻情理之中。



——好


#

花火


没工作的日子经常看动画看到凌晨,睡下去就不知道醒来是几点。
迷迷糊糊地好像听到手机响了一声,一条新短信。

——我們分手吧


只有五个字,却让我愣了好几分钟。


是我做错了什么吗?心里很久没有这样难过。
偏偏这时窗外下起了倾盆大雨,闭上眼睛听着噼里啪啦的雨声,回忆也像雨水一般朝我瓢泼而来。

在香港拍摄的时候,每天晚上他都要带我去吃生姜煲或红薯糖水,我原本是打死也不吃夜宵的。
他总是笑嘻嘻的说你都瘦成这样,应该吃宵夜,这些很补的,说不定气色都能变好。

还有不小心打伤武行的那天,看着被我打伤的人血流如注,我感觉自己全身都在发抖。
他那时就站到我的旁边,像抚摸小狗一样摸了摸我的头,让我慢慢冷静下来。
到了晚上,我一个人在酒店很自责,又难过又担心第二天的戏,整个人陷入很忧郁的情绪里。
他很快就打电话来了,安慰我说不要担心,不要再去想,拍打戏很容易遇到这样的问题的。

现在想起这些,发觉我还真不像年龄比他大的样子。

想起曾经对他说了很多冷笑话,冷到连笑点低的他也笑不出来的笑话。
然后他不笑就盯着他眼睛看,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盯着他他就会忍不住笑起来。

想起教他做瑜伽时,他有点笨拙却又很虚心的样子。

想起有时候他会突然从后面抱住我,在我耳边轻轻地说坤,我真的好喜欢你。


还记得他很喜欢唱梁咏琪的《花火》,里面好像有这么两句歌词。

原来岁月太长可以丰富 可以荒凉
能忘掉结果 未能忘记遇上

一直不好意思跟他说,我也唱过一首叫《烟花火》的歌。

我们的一切,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爱,只知道它仿佛也像烟花火一样,美丽地绽放于夜空,却转瞬即逝。
它虽然短暂,却在我心里留下了很多烙印。

——我们分手吧。
仿佛能听到他低声在我耳边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能这样遇见,似乎已经像梦一般幸运。
那这结果,我们一起来把它忘掉吧。

我拿起手机打了一个字,按了发送键。
——好。


#

寂寞是床


想起前几天才刚和优优说过,
面对人生的考试,我们要有好的心态。

失恋也是人生的一场考试。
分手了,才突然发现自己对这段感情的心态真的很不好。
411天,也不短,回忆起来却让人怀疑它是否存在过。

好像一切太幸福太美好了,就很难相信这是自己可以拥有的,就忍不住要逃避。
就像当时他那么兴奋地打电话来说:"我去北京,我们一起过情人节。"

我却说:"我马上要去美国了,到月底才会回来。"连我自己都能感觉到声音的冰冷。

我仿佛能看到他在电话那头的失落,但还是听见他强装着开心的语气:"哦,那没关系。"

没等他多问几句,我就挂了电话。


第二个情人节,
却不知道为什么,很想很想逃。
其实我到美国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他也许已经猜到了。

我们开始的实在太过草率,太过冲动,太不清醒了。
我当时想也许现在结束不算太晚。

毕竟他对我可能只是一时热情,与其伤害彼此,不如我先抽身离开。
但为什么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收到短信时,却还是有种深深被伤害的感觉?
我想了好久,才想到,或许对于感情,没有人能够完完整整全身而退。
打出了"分手"那两个字,他可能比我还伤心。

趁着《春娇与志明》还没上映,我又把他演的《志明与春娇》看了一遍。
看着他的脸,我哭了,明明是爱情喜剧,本来应该笑的。

在微博上看见他到了北京却病倒在酒店,还是老样子身体不太好,而且还是那样不会照顾自己。
明明对别人都那么温柔。

我借着倒时差的名义,也在床上翻来覆去地躺了两天。
好像闭上眼睛,就和他躺在同一张床上,能听到他的心跳和呼吸。
迷糊中似乎还听见他在问,
"我们干嘛要分手啊?..."

是啊,为什么呢?


#

Time to Wake up

余文樂V:是時候陪一下他們了


分手好像真的只是一瞬間的事,我自己也沒有預料到,收到短信腦袋空白了一陣之後,居然能象平日一樣一覺睡到天亮。
每天繁忙的工作還是照常進行,我的生活好像沒有因為這個改變受到影響。

心情呢?更奇怪,分了,就好像沒分一樣。
沒有傷心過度,甚至連眉頭都沒有皺一下,網上那些撕心裂肺的故事果然都是在誇大其實。
但其實,我和他真的有在一起過嗎。

昨天跟媽媽一起吃了飯,久違的家人團聚真的倍感溫暖。我和她說了最近工作的情況,之後告訴她一切OK沒有困難,人也很健康叫他們都不用擔心。誰知道一向很耐心的她很快打斷了我接下去報平安的話,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

‘真的?什麽問題都無?’
她就像那樣眼睛直視著我,我有些瑟縮,因為眼前這個人從某種角度來講,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我的人。但是作為兒子,無論發生什麽,第一個就不能讓家裡人擔心。
‘真的一切都好啦。’
她繼續看了我一會兒,我不知道我有無因為心虛有什麽不正常的舉動。

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麼久,她放下手中的筷子,歎了口氣。
‘我怎麼會不知道,你當然好,就算糟的一塌糊塗也只會說好。從小就是這樣,報喜不報憂,什麽事都自己扛,傷心難過全都藏在心裡。我看啊,大概到現在,已經習慣到把痛苦藏到自己都找不到的角落了。’

聽到這些話,我有些發懵。
總感覺某些被自己潛意識壓在心底的強烈的感情,正蠢蠢欲動。

然而,她笑了,笑容和這二十幾年來記憶裡的一摸一樣,似乎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母親永遠都明白自己的孩子。你一定要記住,不管你發生什麽事,作為媽媽都不會不支持你。所以呢,你也要正視自己真正的想法才行。’
‘……嗯。’
我好像是這樣回答的。

忘了自己跟家人道別時說了什麽話,也忘了自己選擇了哪條回家的路。
只記得那天,有個叫余文樂的普通人,把自己關在漆黑的房間里,蜷縮在床上。

那晚,他哭得撕心裂肺,却像個孩子一樣。


#

泛濫

2010年12月30日 北京 晴

I.T Beijing Market開幕
我們走到了一起

2012年2月14日 北京 陰有陣雨
情人節
我們分手了


合上日記本,頭痛欲裂,只能痛苦的閉上雙眼。
前年的12月30日,我記得很清楚,是因為喜悅到無法用隻言片語蒼白的文字表達,所以沒有在那一頁上寫下過多的感受。
今年的2月14日,卻是因為太過悲傷而無力續寫。

幾天下來,就算再怎麼努力的東奔西走,用各種工作和娛樂來麻醉自己,還是無法阻擋像潮水一樣一陣陣襲上心頭的苦悶與傷痛。其實媽媽她說的很對,分手前各種因為自己想不通而累積的壓力和分手后無以復加的難受,確實被我深深的鎖在了心底的陰暗角落。
然而現在它逃了出來,卻在我不知道是不是還會跳動的心臟上留下了一道難以癒合的傷口。

於是我又躺下了,躺在這一刻唯一能給我帶來一絲溫暖的床上。
然後,我開始做夢,一個接著一個。
思想仿佛坐上了Doraemon的時光機,一眨眼就倒回到我和他成為‘戀人’的那一天。

2010.12.30,A Bathing Ape & I.T 旗艦店盛大開張。
那天來了好多從各地趕來的藝界貴賓,場面十分熱鬧。而我作為A Bathing Ape × Common Sense的合作者之一也被邀請到了現場。
這麼多的藝人,熟悉的忙著談天說地笑作一團,有攝影師過去的時候就擺幾個POSE拍幾張照,陌生的則開始建立私交,當然也有一晃而過的。
而我,卻是從進門的那一刻起,雙眼的聚焦點就基本沒離開過那個人。

是有多久沒見了呢,從《花花型警》那段結束到現在……兩年多了吧。
他……有變胖嗎,好像又瘦了點,果然沒有我在他身旁帶著他到處胡吃海喝就是不行。

拍攝電影期間,我和他因為經歷相仿相處的還不錯,又由於是在香港所以基本都是我帶他四處轉。我雖然沒有深入瞭解過他,但跟他在一起總是那麼輕鬆愉快。偶爾,他還會講幾個笑話,的確是有過好笑的,但大部份都很冷。我不笑,這時他就會盯著我,我只能撲哧一聲低頭表示認輸。

其實只有我知道,那只是想掩飾自己的害羞而已。無論什麼時候,被他那雙好似會說話的眼睛盯著,就連手該怎麼放都不知道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拍片進入收尾工作,我卻好像開始了一項新的里程。
如果這是一場我和他之間的情感較量,那我絕對完敗。
因為我發現,自己早就已經深陷進去。

媒體只知道我和他只有一部合作作品,卻不知道其實我們很熟。
即便在首映式之後也只是節日發發祝福短信的關係,我還是感覺,我和他之間的聯繫沒有間斷過。
也許是因為……‘我一直都觀察他’……?
想問‘林亨’,是現實總跟電視里講的相反,還是說這句臺詞讓‘麥可’來念較好。
但既然大眾不瞭解,我就不可以先走過去。

在我有些失意的時候,卻猛的聽到那個人清亮的聲音,從很近距離傳來。
抬起頭,沒錯,他站在我正對面,眯著眼微笑著。我們之間只有一臂的距離。

‘Hi,好久不見~’
他這麼說。
‘是呢,真的好久沒見呢。’

開口的那一刻,我反而放鬆了,大概這就是‘一切如舊’吧。
敘舊,聊新計劃,好像上一次見面就在昨天那樣完全沒有隔閡。
和他在一起的這種平平淡淡的感覺,時常能讓心平靜下來,所以我一直很享受又十分珍惜這段時光。
倒是沒想到這傢伙,難得見一次面竟然還搶先吐槽。看他說出‘你這身衣服挺不錯,不過衣架子爛到我不忍直視’這種損到天上去的話,再配上嚴肅的表情和輕而無比正經的聲音……真是讓人‘欲揍不能’……

雖然內斂,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不是我的風格,總是被他偷得分是不行的。
於是趁著拍集體照的間隙,站到他身旁耳語。

‘其實上次北京首映式,沒有人的話我真的會親下去。’

果然,他楞了一下。
可隨即,他露出了那種完全可以稱作‘邪惡卻誘惑’的眼神,撇我一眼,再一次溫柔的笑開了。

‘這麼喜歡我?那不如我們在一起嘍?’

換成我愣神間,相機移至,鏡頭也應該都完成了對焦。
白光閃過,夢醒時分,我被現實輕易打回原形。

怎麼回答的?呵,誰知,反正相片上那個余文樂真的笑的很開心就是。


2012年2月20日 Hongkong 小雨
我這種的,沒出息又樣衰……大概就叫做‘失戀’吧。


#

好久不见

陈坤V: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还有我相信~我是一个幸运儿。
(删除)

每次上访谈,似乎总会提到陈坤过去是过得很心酸很辛苦的。
过去的我似乎没有否认过这个观点,而且每每回顾起心酸的往事,还会自怜自卑起来,甚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要流泪。
现在的我却认为,我的人生故事,其实四处体现着"巧合"和"幸运"。

似乎总有一些人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分秒不差的给我带来新的力量。

我想在I.T Beijing Market开幕上和他的那场重逢,应该是老天对我的一次眷顾。

还记得那是前年12月月底,那段时间一直在忙,几乎没怎么休息,出席活动时就总感觉有点疲劳。
身边聚集着很多艺人,气氛还挺热闹,有熟悉的人也有陌生的,但我站在那里没怎么说话,只是尽量保持着微笑。

正当我放空看向远方,一个看起来很熟悉却又似乎有点陌生的身影闯入我的视野。
是阿乐,我有点惊喜,都没听说他今天也要来,后来听说他是作为A Bathing Ape × Common Sense的合作者之一而来。

自从《花花型警》宣传之后,很久没见到他了。
他好像穿了一身很不错的黑西装,头发还是那样短短的很干净,没变胖也没变瘦。
但表情像是又恢复到第一次见时那样冷酷。

拍完《花花型警》之后,我就再也没接过类似的动作影片。
大概是动作片真的不适合我,总让我想起拍摄时打伤的武行和无数次的NG。
不过也不仅仅是因为这些。

我想起拍摄期间他处处照顾我,休息时两个人东拉西扯的聊天,有时候晚上回到酒店还忍不住要煲电话粥。
我想起几乎每个早上他都是剧组里第一个向我问好,到了收工时又第一个跑过来拉着我说要请我吃饭。
还有电影杀青时他冲上来给了我一个拥抱,代表全剧组买了一大束花给我,感动到我想哭。


回忆着这些,我忍不住偷偷用眼角观察着刚进门的他,似乎不是错觉,他从进门开始就直勾勾地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
我装作没在看他,和旁边的小迅说起话来,他发着呆慢慢低下头了也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我偷偷走到他身边,近得都快只有一臂距离了他还是没发现我,近看他真的没怎么变,表情也没有我想象的那么酷了。
看着他这比我还放空的样子我忍不住觉得有点好笑。

"Hi~好久不见。"
我故意靠了很近对他说的。

他很快抬起头来,表情呆呆的,好像被我吓到了。
"是呢,真的好久不见呢。"

国语倒是没什么太大的进步。
我们都笑起来,像以前在剧组里面那样聊起天,感觉一切如故,丝毫没有久不见面的隔阂。
于是我忍不住又像以前那样吐起槽,看他有点生气又有点郁闷的样子,真的挺有趣的。

为了回赢一球,后来拍集体照的时候,他故意跑到我旁边站着。
当他凑到我耳边时,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他说:"其实上次北京首映式,沒有人的话我真的会亲下去。"

我的心一下子跳的很快,脸上也开始发烫。但我没认输,还是要故作镇定。
我瞥了他一眼,微笑起来,那一刻似乎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在驱使着我。

"那么喜欢我,不如我们在一起咯?"

半开玩笑的问句,说出口连我自己都晃神了,还来不及看他的表情,就听到快门声音起伏,眼前白光闪过。

还记得他那时好像回答说:"那好啊,我们照片都拍好了。还有好多朋友为我们见证喔。"

玩笑一般的对话却不是玩笑一般的感情。
那时我又感到是自己非同一般的幸运,能遇见他。

不过现在,又隔了那么久没见。
我们,
还会有下一个重逢吗?


#

琥珀

余文樂V:想出一個IQ題考一下各位。 到底張志明和余春嬌的英文名字是什麼呢?! 如果答對的話,我會給他兩張首映的門票。


最近回到香港之後還是都在宣傳《春嬌與志明》。

看著‘張志明’和‘余春嬌’的戀情,卻想著‘麥可’又是何時被‘林亨’吸引的。

《花花型警》時期,我曾經對記者說過,看過他的作品《巴爾紮克和小裁縫》,但我想每次提到他,大概大部份人想到的都會是別的電影或者電視劇集。所以對於這個問題我從來都是答完就迅速轉移話題,一次都沒有說過去看這部原因。

當然,原因其實也簡單,我曾經看過這部電影原著的譯文,只是我不敢加深這個話題而已。雖然基於什麼樣的緣由看了這本小說,真的已經不記得了,但當時看完後,小說里‘馬劍鈴’這個人物卻給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我看來,他是一個可以付出一切卻不求回報的人。

後來聽說它被改編成電影,自然就去看了,很吃力的聽了一個多小時完全不懂的方言。幸好看過原著,雖然細節略有不同但靠著字幕勉強還能理解。

不過沒想到看完全片,卻被片中的‘羅明’吸引了全部注意力。除了令人讚歎的演技,他的眼神實在清澈到讓人無法不在意。

到底像什麽呢……對了,像一塊琥珀,虽然没有像任何光線照射下的钻石宝石或黄金那样闪耀,但无论放在哪里,人們都無法忽略那種由內而外奪目的光芒。

後來看了演員表,我知道了他的名字——陳坤。

所以人們經常說,生活中的變數總是那麼無法預料。幾年後,他竟然就這樣真實的走進了我的視線。


#

《花花型警》之"花花"回忆


在《花花型警》的拍摄过程中,马导在片场偶尔会开玩笑地叫我"林花花",叫阿乐"麦花花"。

"林花花!这里应该blablabla..."

"麦花花!这里的台词还可以...."

阿乐这时总会皱着眉头说:"什么麦花花,说的我好像要去卖花一样。"

后来我休息时就欺负他,故意远远地一字一顿大声叫他。

"卖~花~姑~娘~麦!花!花!",他一听就一脸严肃地跑到我面前。

"你不要总是顶我行不行?林!花!花!"
边说边用他的手指对我着的胸口戳了三下。

我们就是经常这样在戏外培养一些小感觉,大概这是一种"花花"精神吧。

还有一次拍完戏他带我去吃大排档,大概是因为那几天一直拍晚上的戏没怎么睡够,我才喝了点啤酒就一下子困起来。
我就趴在桌子上说我小睡一会。

"叫你睡时你又不睡"他说完还故意推了推我的肩膀。

"别动我啊,我脑子里有子弹的诶。" 

"啊,你真是,睡吧睡吧睡吧,你都只有三个星期了,想怎么样都可以呢。"
他故意皱着眉头,就和白天的麦可无奈的表情一模一样,不过我知道我又赢了,再灌了自己一杯,我就趴下了。


拍最后结局那场戏之前,导演给了我们两天短暂的休息,阿乐就邀请我到他家去作客,我听说过他很少请别人到家里,因为他好像有点洁癖。
所以虽然和他合作久了谈得来了挺熟了,平时也都嘻嘻哈哈地玩闹在一起,要去他家我还是有点紧张。

果然我们一进门他就蹲在门那里开始摆鞋子,顺手还拿着挂在鞋柜上的抹布把鞋子都擦了一遍,然后对我说随便坐吧。
我有点拘谨地坐在他家客厅的沙发上,他的家装潢很简约,也确实很干净,想起我那偶尔会被我弄得很乱的家,还蛮惭愧的。

他从厨房走出来,给我沏了茶放在茶几上,他那茶几他肯定也没事就擦,干净到都要反光了。
"给你,中国茶来的,干嘛你今天呆呆的啊?"

"没有没有,我在观察你家呢。"

"觉得怎样?"

"挺好的。"

"只是挺好?"

"很干净整洁。"

"那肯定咯,我很喜欢搞卫生的。哦不过你随便坐喔,真的OK的。"

"我还是小心一点咯。"我假装生气的撅撅嘴。

"都跟你说没关系啦,你不信?"

他边说边跳上沙发,一下子把我按倒了,力气有点大我吓了一跳。
我挣扎了一下,结果沙发上的坐垫都被我们的大动作弄在地上了,我马上伸出手准备去捡坐垫。
"别管它!"
他喊着揪着我的领口,脸一下凑得很近,我看着他,他眼神闪现了一丝慌张和犹豫,又举起右手向着我挥拳头,装作在我脸上打了一拳。

我这才突然明白,他是在跟我练习最后那场戏呢。
我们就假装扭打起来,从沙发打着打着到了窗户旁,地毯都被我们弄得乱七八糟。
中途似乎转了几圈我有点头晕,他把我推倒按在窗户旁边的墙上,我重心不稳手扯了一下窗帘,结果窗帘掉了一半下来。
我求起他来:"不打了不打了,再演下去你要收拾到崩溃了。"
他愣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倒在我身上笑起来,笑着笑着又安静了。
我们就这样保持着拥抱的姿势站了好一会。


也不知道那天之后他花了多少时间整理。
结果结局那场戏我们居然整整拍了八天,中间出现了很多问题,不过有他一起努力,我那时感觉自己变得没那么害怕失败了。


那个拥抱,很久之后想起来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
不知道他还记得吗。


#

紙巾

愛情是歎息吹起的一陣煙;戀人的眼中有它淨化了的火星;戀人的眼淚是它激起的波濤。它又是最智慧的瘋狂,哽喉的苦味,吃不到的蜜糖。

——William Shakespeare



開著音響,一個人呆在房間里盯著無聲的電視節目不停的換台。
自己唱的歌自己聽,才沒過多久,就有點後悔了。
唱什麽詞不好,偏偏一首比一首應景,越聽越難受。

忽然停止擺弄手中被自己虐待了很久的遙控器,就因為屏幕里正在哭泣的女人和摟著她肩膀安慰她的男人。


怎麼總喜歡 墮進我臂彎淌淚

傾出他一堆 犯次數最多的罪


看著電視里的那幅景象,伴隨著音響里自己微妙的歌聲,我又逐漸陷入回憶中。

幾天前同意跟我分手的那個人,看起來好像很弱氣,但那是面相的緣故,實際上是個心非常堅強的人,因此能看到他流淚的機會其實並不太多。不過話是這麼說,他有時又能因為一些小事感動半天。
記得我和他交往之後,有一次趁著到北京做節目的機會,在空餘時間與他相聚了。誰知道他正病的嚴重,發燒到40度還不肯去醫院。於是,爲了好好照顧這個有些偏執,卻讓人很心疼的人,我藉口說自己身體不適,把行程推後了一天。我當然知道這是不敬業的表現,但就這樣放著他不管,我更做不到。

有人說愛情是自私的,又有人說愛情就是無私奉獻。
那我算不算是把本來矛盾的兩種說法完美結合了呢?

不過我既然都參演過《無間道》,居然還是忘了,還有句話叫‘出來混總是要還的。’
端藥送水忙了一整天,他是痊愈了,我卻被传染,也病了。但如果再推行程别人肯定觉得奇怪,我只能不顧他勸阻,拖著疲憊的身體去趕場。

之後也沒有機會再見面,我回到自己家,倒在床上完全沒力氣再動,除了接他打來的電話。
電話的那頭,好聽的聲音因為感動和自責顫抖的厲害,帶著哭腔。
真是一點也不像他。
不……這麼說也不對。
其實這樣的才是真實的他。

然而他的眼淚,很遺憾的,給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卻不是這個聽起來bitter sweet的片段。

那一次,是我見過的,他哭得最傷心,醉得最厲害,也是忘得最徹底的一次。

具體的日期,已經被我選擇性遺忘了,只記得那天我的腦海裡陰雲密佈,昏暗到我以為自己再也見不到光明。

這一切只因他給我講了個故事,一個關於‘Aloys’的故事。

也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又到了北京,又有了偷偷跟他在一起的時光。
可是那天的他有點異樣,一直坐在窗前的凳子上盯著窗外發呆,不知道是在看淅瀝的小雨,還是樓下別家的新車,又或者只是在放空。
我沒有別的事可以做,這種時候也不會上去打擾他,只能坐在一邊的沙發上看著他,跟著一起發呆。

過了一會兒,他開口了。

‘阿樂,你不是說過……我是摻了二鍋頭的中國茶么。’

‘不知道哪個人送了我一瓶茅臺,我們一起喝了吧。’

在我有反應之前,他已經起身去拿酒了。不清楚他爲什麽說了兩句完全沒有聯繫的話,不過我聽出來了,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但是他有買醉的意思。因為我和他在一起基本不碰酒,就算喝也只喝啤酒,也不會喝很多。毕竟,不清醒很容易生事。

然後他回來了,帶著一瓶白酒和兩隻酒杯。
之後,他開始倒酒。
白酒很烈,我不太喜歡,酒杯空了一次之後,就再也沒沾過更多,而他的卻一直沒空過。

猛灌了一陣后,他終於開口了。

‘阿樂,你知道我叫Aloys吧。’

‘那你知道爲什麽么。’

‘呵,怎麼可能知道,我從來沒跟任何人講過。’

他的確是在跟我講話,但看起來更像是自言自語。
我知道他已經有點醉了,因為他的語氣比平時更冷靜。
我見過很多醉酒的人,有發瘋吵鬧的,哭喊要上吊的,脫衣服摔東西什麼樣子的都有,唯獨沒見過他這樣冷靜的,但很奇怪,我就是知道。

說完這幾句,他又沉默了。

很長一段時間,他只是機械式的倒酒,喝酒,接著倒滿,再喝儘。
或許他還在思考要不要跟我說某件事,又或許……他只是在接近完全喝醉的第二個過程。

忽然,完全沒有預兆的,他哭了。

說哭好像又不太恰當,因為沒有聲音,像是無聲電影里的一幕,他沒有動,兩眼無神的盯著手中的酒杯,只有淚水不斷的從他的眼眶滑落。

同樣很意外的,這一次,我沒有去幫他擦眼淚,也沒有不顧原因安慰他先。

之後,從他嘴裡,斷斷續續吐出破碎的語句,組成了一個不太完整的故事。

很輕,很模糊,我卻聽得一清二楚。

這是第一次吧……感受到‘晴天霹靂’的滋味。


我這身軀 邊痛下去 邊聽下去

怎麼竟當起 讓你洩憤的工具


他曾經的確在德國留學過,沒有別人傳的四年那麼長,但也不短。

他曾經在德國很多城市呆過,但時間最長的還是在科隆。

他曾經……有過一個德國的戀人……就居住在那個城市。


他們從相識到相戀,間距很短,可以算是……所謂的一見鍾情……吧。

他喜歡哥特式建築,就是因為那個著名的科隆大教堂。

他說,有一年情人節,那個人帶著他來到科隆大教堂前,對他說,以後每年情人節,都會帶他到這個城市人們心目中最神聖的地方,在上帝面前發誓,會永遠愛他……


‘他這麼說……我完全相信……’

‘不是簡單的因為……他那時的那句話……’

‘是Aloys……只有Aloys……’


Aloys是他的德文名,他說他很喜歡。
而這個名字……就是他的德國戀人為他取的。

Luis,是他曾經愛過的那個人的名字。
他說,那個人告訴他,Aloys也可以寫作Alois,是德文名Aloysius的縮寫。他之所以給他取這個德文名,是因為Alois是‘智慧’,而在古日耳曼語里,Aloysius的意思是‘榮耀與戰爭’。
除此之外,那個人是個忠實的基督徒,而他最崇敬的人,Saint Aloysius Gonzaga,是一位著名的聖徒。因此這個德文名在他戀人心中又多了一份聖潔的感覺。

所以這就是他的戀人對他的評價,一個純潔,聰慧又有榮譽感的斗士。
……真是……很高的評價呢……


‘你知道麼……當時我真的……很感動……’

‘因為之後他抱住我說……剛才那些都是騙你的……才沒有那麼多高尚的理由……’

‘只因為他叫Luis……所以我就是Aloys……’


這一刻,我愕然,好像忽然明白了什麽。

沒錯,他說,其實Luis也是Alois的縮寫。

反之,Alois就是Luis的全稱。


所以,他是他的全部。


‘……我是真的……很愛他……’

‘我還想過,就這樣跟他一直走下去……’

‘可爲什麽當我再一次回去的時候……他已經結婚了呢……’


說到這裡他終於哭出聲,很大聲,聽的痛徹心扉。


‘我一直不在意別人怎麼看我……爲什麽他要那麼在意呢……’


‘既然在意,那當初爲什麽又要跟我在一起呢……’


我這時才拖起麻木的身軀,走過去抱住他,用紙巾為他擦拭淚水。



靜聽你哭 直至末尾音 直到失去餘震



我又一次完敗,輸給一個屬於過去時的人。


‘坤,我都懂……一切都已經過去,有我在,都會好起來的。’

‘不對……阿樂……你什麽都不懂……’


這是他進入沉眠前最後一句話。



音樂聲驟然停止,打斷了我的回憶,原來是我不小心壓到音響遙控器。

關掉電視,我開始沉思。
這件事的確困擾我很久,肯定也是導致我提出分手的原因之一。
那時的我似乎是想通了,決定不管他的想法是怎樣,我只要做一包隨手拿得到的紙巾,在他難過時替他擦淚就好。
但現在完全冷靜下來之後,仔細想想,始終覺得有不對的地方。


也許……事情並不是我想的那樣?




爲了愛,需要無所顧忌,心無雜念,無所畏懼,毫無怨言和付出一切。 

——Thomas à Kempis


#

对不起

陈坤V:得到,其实不是应该和必然的,哪又何必因为没有得到而痛苦烦恼呢?~那些曾经被眷顾的人,会因为没有被持续眷顾而埋怨!这样首先是给自己带来了烦恼,并且错过了感恩自己曾经拥有过幸运的欢笑!银们,有木有过?

分手几天了,拿出手机清空收件箱,突然很怕再看到任何和他有关的短信。

我知道我其实骨子里是个十分骄傲要强的人。
我认为应该属于我的东西如果没得到,通常会觉得很崩溃的。

从小到大,我嘴上总不愿意承认自己想要什么,老等着别人主动送上门来。
所以熟悉我的人,可能某种意义来说都一直在宽容着我的任性吧。

他也是一样。

年底刚和他在一起,却基本上都是相隔两地,而他总是想方设法地到北京来看我。
他是一个很体贴温柔的人,为我考虑许许多多的事情,短短时间内来了好几次,每次还都不忘记带礼物给优优。

我喜欢他,不仅仅是因为他对我很好,我还很喜欢他对工作努力的态度,还有他无论对谁都很温柔的性格,还有那份不被娱乐圈纷繁所影响的单纯。
但也许我不是一个擅于表达感情的人。

作为一个演员,工作时要扮演角色,不工作时也要保持着公众人物的形象。
我不想在我最喜欢最亲近的人面前,还要继续地"扮演"。
我想让他了解最真实的我,任何事情都不想对他隐瞒,哪怕真实的我是很不完美的。

所以那次他很难得来北京看我,我却想静下心来和他讲一个过去发生在我身上的故事,那个关于"Aloys"的故事。
我想他应该了解我一下我过去的感情经历。
可惜我并不是那么容易静下来,回忆起已经很久不愿想起的往事,心里乱成一团。
我没得到的东西,虽然并不是应该和必然得到的,却让我一度很痛苦。
我看着窗外,不想直视他的眼神,眼睛有点酸,但不能就这样哭起来,我想起了酒,呵,还记得第一天认识他时也曾喝到醉。

话都到嘴边了,可是说出来却很困难,我一口气灌了自己好几杯,眼前开始有点模糊,头也晕起来。
我似乎又很快就醉了。
醉了以后才开始畅所欲言,也不记得我说了多少说了什么,只记得他一直很安静很耐心地听着我断断续续模模糊糊地说着话。
但是我那时候为什么就不明白,这个故事对他来说太过于残酷了。

我自私地认为,他应该了解我的一切,他应该了解我曾失去过什么曾因什么受伤。
我却忘了他也会受伤,忘了他也会害怕。
我想当然地以为只要他喜欢我,就会接受我的一切,因为我对他是那么真实。
可是我那时并不明白,我的"真实",成为了伤害他的借口。

所以,又一次的失去才会来得这么快吧。


我忍不住拿出手机给他发了短信。

——对不起。

虽然我知道我一点儿也不值得被原谅。


#

生还者


我不是一个经常会失眠的人。
因为年轻的时候经常缺觉,大多数时候都是一碰到枕头就进入梦乡了。

但最近居然连续一周失眠,让我感到很无措。
是因为他吗?

记得曾经有一阵子每天晚上我们打一个晚安电话。
休息日的时候我偶尔喜欢熬夜上网看看乱七八糟的东西,或者看动画看到很迟。
他知道我睡得晚,也会熬一会陪我。

“坤,今天睡前给你唱首歌。"

"好啊。"

"是我以前的一首歌哦,咳咳,不要笑我。"

"歌名呢?"

"生还者。就是幸运生还那个生还。"

"恩。"

他轻轻地唱起来,粤语的,虽然粤语我已经能听懂很多了,但我还是没怎么听懂歌词。
一直很喜欢他的声音,说话唱歌都很温柔,每次听着他说话,就觉得心会慢慢平静下来。
听完他唱歌,我说:"晚安,做个好梦,阿乐。"
"晚安,坤。"
没有过多的甜言蜜语,但是听到他在电话那头轻轻地对我说晚安,我就觉得可以很幸福地入睡了。


可是我现在睡不着,又突然想起这些,实在好想再听一听他的声音。
躺在床上,塞上耳机,重新听他的那首《生还者》,这次感觉好像听懂了几句歌词。

努力不懈 爱便生还
我为你何妨上刀山
不管用几年时间
一刻躲懒 情便永不返

那时的他,给我唱这首歌,就仿佛在说,他会为我们的感情努力不懈,绝对不会轻易放弃。
我现在才听懂,可是他现在却好像已经放弃了。

给他发的那条道歉短信,他没有回复。
也不能说很出乎意料,毕竟对于已经造成的伤害,对不起三个字,显得很苍白无力。

换成是我大概也不会回复。
但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他的回答,哪怕那个回答是"我不原谅你。"

这段感情,是我用错了方式。
我总是把他关在门外,隔着窗子去和他说话,还以为他能听的很清楚,其实他根本就听不见我在说什么。
到我想起我应该打开门让他进来的时候,他已经走得很远很远了。

想起《志明与春娇》里,张志明说的,你喜欢一个人,你会想和他说,但你也会考虑一下,但当你在考虑时,原来他已经不喜欢你了。到你不喜欢他时,他又跑回来找你,永远都是这样。

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也这样,错过不应该错过的彼此。
我拿起手机,正想给他发条短信,突然间手机响了一声,屏幕亮了起来。

一条新信息。

——前两天手机屏幕坏了,我没及时看到你的短信,其实你没有对不起我什么的。

我正在想应该回他什么,手机又响了一声。

——i n 55iw !

我已经知道这是什么。
可我还是把手机的重力感应关了,倒过来看着屏幕上他发来的这条短信。
看着就忍不住笑起来,笑着笑着又突然很想哭。


——Me 2

很快地给他回了这一条。
放下手机闭上眼睛,很快就困起来。

很想知道,
我们的这场感情能幸运生还吗?


#

一半的情话


记忆中听阿乐说过很多很多话,他这个人相处起来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冷酷安静。
和他呆在一起,耳边总是会不停听到他和你说些有的没的。
甚至哪怕你只是微笑着不说话,他也几乎一刻不停。
从不太正经的笑话到严肃的讨论全部都有。

但在一起时间挺长了,却没怎么听到过他正经说浪漫的话。
他可以噼里啪啦地和你说今天的新闻见闻,或者认认真真地和你讨论点什么。
但他很少说我很喜欢你,或者我很想你,或者什么别的。
也不知道这是因为对象是我呢,还是因为他的性格其实根本就是现实中的张志明呢。


不过还是有偶尔的几次,从他嘴里听到那么几句话。

只能算是一半的情话。


去年七月我去了一次香港。
也算是难得去,行程不紧,我就大喇喇地跑去和他两个人在咖啡馆里傻坐着。
午后的风从耳边吹过,转角的阳光照在桌子上,短短的相聚让我一扫夏日的烦躁,那时觉得一切惬意得有点儿不真实。
我胡乱玩着没拆开的糖包,和他面对面说着话。
他说《春娇与志明》开拍了,马上准备着八月要启程到北京进行拍摄。
我说,那不管你到北京那天行程如何,有空没空,反正一到北京就记得拍张照片发条微博。

"为什么啊?我可以给你发短信诶。"
他歪着脑袋,真是的,一直那么不解风情。

"就当纪念一下咯。"

"你会看到吗?"
他好像还是皱着眉头露出将信将疑的表情。

"放心,我一定会看到的。"
我笑着向他保证。

"你这个微博控。" 
他吐了吐舌头,"好啦,我答应你。"

"真的说好了哦。"
我故意边说着边狡猾地向他眨了眨眼睛。

"坤...."
他突然看着我。

"什么?"

"其实我好久没那么喜欢去一个地方了,前几次去到机场时就有种感觉,好像对北京比香港还熟了。"
"感觉就像...是..额...."

他说了一半,犹豫了一会,低头喝起咖啡。

"算了,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



2011年8月1号,他启程来北京的第一天,在机场时他发了条短信过来。
——我在机场啦~坤。

——恩~一路顺风~
他要来了,虽然不是第一次,可是这次让我特别兴奋。
明明他是来工作的,我在期待什么啊。

几个钟头后,手机又震了一下。
——到了,一切顺利,今天要拍摄,迟点有空见面。

——好。
回了短信我立即去翻他的WB,发短信那么勤快,哼哼,也不知道是不是忘记了发微博。

结果打开他的微博,倒是真的让我有点吃惊。

余文乐V:感覺這裡越來越像我家了~
配着一张公路上的照片。


呵呵
看着这条我忍不住一直笑。

这个傻瓜啊...



八月的北京,充满着回忆。
到了拍摄后期,空闲的时候我偶尔会去他剧组探探班,给他带点吃的,或者等他收工以后再一起去吃东西。
但是《春娇与志明》的拍摄进程很紧凑,他一般都要拍一整天。
很多时候收工时很晚了,我也只能跟他去逛逛小巷散散步。

"坤,sorry啊,都没什么时间陪你。"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倦容,不过还是笑着。

"没关系的,你到北京来我很开心。"
我其实很喜欢他努力工作的样子,总是很拼很投入很有热情的样子,让人跟着想振奋起来。
但是每次他刚收工赶来见我时都好像有点恍恍惚惚的,有种没回过神来的感觉。

"张~志~明~~~"我用粤语拖长声音叫唤着不知道放空放到哪里的他。
他笑着摘下他的粗框眼镜走过来揉揉我的头发。
"啊你的粤语有进步喔。偷偷跟谁学的?"

"余春娇。"我哈哈笑起来,"不过你的国语,好像没什么进步哦?"

"都是那个陈坤啦,他都不教我。"
他笑着突然抱紧我,巷子里暗暗的,路灯下只看见我们两个的影子叠在一起。
四周都很安静,只听见蝉鸣声在暗处此起彼伏。

"阿乐,不说点什么?"

"我.... "

"恩?"

"没什么...突然好困了...."

真是的,我到底怎么和他在一起的啊。


2011年8月6日,是我们在一起的第一个七夕。
但是他那天去杭州了,偏偏是去听说要刮台风的杭州。

"坤,对不起,七夕不能留在北京。"

"没关系的,你要注意安全。"

"下个情人节.. 我们约定.."

"什么?"

嘟..嘟..嘟..电话突然中断....

但是马上又打回来了。

"坤,这里信号不好,工作开始了,回到北京我马上联系你。"

"恩.好.."

很快挂了电话,我看着窗外阳光明媚,不知道他在杭州有没有淋雨。
——坤,没在你身边,但是你要快乐。

睡前收到他的短信。

——明天我就回北京。早点睡,晚安。

现在回忆起来这些场景,没觉得可惜,只感觉心底暖暖的。
当时的我还不习惯那些匆忙相聚的场景,也不习惯他低调的浪漫。
但现在好像全部能理解了,那就是他表达情感的方式。

翻出他8月的微博一条一条看过来。

余文乐V:終於順利回到了北京~立即又開工~
余文乐V:各位早~ 北京好~

............

原来他一直都还在坚持遵守那个约定。
他说过,其实爱情路上每个人都是志明与春娇,这就是他喜欢那部电影的原因。

所以也许就算是讲了一半的情话,也可以是一种浪漫吧。


#

情谜


夜里十二点,他独自伐着小舟从码头出海。
风起浪涌,夜雨瓢泼。

深夜的海一片漆黑,几乎望不到天与海的边际,眼前的一切馄饨成一片。
即使如此他还是使劲地向前划着小舟,似乎隐隐感觉到前方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他。

月亮从云端露出,天空一下子明亮了一点,雨却下得更大了。

"咳咳"
船尾传来人声,他猛地回头,忽然看见一个容貌几乎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端坐在船尾。
月光下看起来,那人的皮肤比他苍白一些。表情很严肃冷漠,身着一身素白的衣服。

"你是什么人?"
他开口问,张开口的那一刻忽然闪电霹雳,闪烁间他看见海面上泛起了一个倒影。
只有一个倒影,他却无法分辨那是自己还是对方。

"雨化田。"
对方的回答不紧不慢,声音有些冷淡。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明明是一个人出海的。"
他紧张起来,双手举起划船的浆,用浆指着那人质问道。

"因为我就是你。"
那人端坐在船尾,和他隔着一个船桨的距离。
用很轻的声音回答着,但却完全没被可以说是轰鸣着的海浪声掩盖,反倒是像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吐出来一般清晰。

他浑身一阵激灵,打了一个寒噤。
双手举着的船桨随即摔落下来,掉进了海里。
"这不可能。这世界上,只有一个我。"
他边大声吼出这句话,边蹲下来在捞着船桨,浪一个接着一个,好几次到手边了又飘远了。

"你又知道自己是何人么?"

对啊,我是谁呢。
他感到眼前的一切骤然模糊起来。
回忆似乎是一座空城,自己是谁,雨化田是谁,脑中全无线索。

又一道光闪过,他看见海面上微微显现出了自己的倒影。
他聚精会神地看着,却发现倒影里的自己神情孤傲冷漠,有些陌生。
那个倒影更像雨化田的。
还没来得及让他过多思索,小舟猛然被一个大浪抛向空中。
腾空的瞬间他匆忙望向船尾,对方却已不见踪影。
只剩他只身一人跌落入冰冷黑暗的海水之中。


猛的惊醒过来,我发现自己躺在冰凉的地上。
被子踢乱了,一半挂在地上一半留在床上,脖子有点酸痛,脚也麻了。
这算是,一个噩梦吗?
冷得有些发抖了,我艰难地爬回床上。
摸出了枕头下的手机,播了阿乐的号码。

已经很久没打他的电话了,他的彩铃换成了那首《泛滥》。
"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完整地听了两遍副歌,电话里传来这个声音。

不在吗。
等等,现在是……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才凌晨3点。

还是继续睡吧。
我把自己全身紧紧用被子包裹起来,身体也逐渐变暖了一些。
一闭上眼睛,那片黑漆漆的海却又一下子重现在眼前,海浪声再一次在耳边轰鸣。



这一次,他站在码头旁边,海面上倒影着自己的身影。
他看到自己身着一袭红衣,长袍触地。
望向天际,黑蒙蒙的一片,深夜里的天空却不见星象,因为头顶布满了积雨云。

"也许今夜不适合出海。"
一个声音从他耳畔传来,他回头一看,发现来者是一个书生。
对方穿着一身粗麻布衣,一下子靠他很近,说话时彼此面颊几乎仅隔一拳距离。

"请问公子怎么称呼?"

"在下裴舜卿。"
对方微微一笑,看起来很诚恳地说道。
"今夜天象异常,还请公子不要贸然出发。"

"既然裴公子无意前行,又为何前往此地?"
他蹲下身开始解起泊舟的绳索,毫无回头之意。

"我本想今夜出海航行,奈何天公不作美,其实出海之事来日方长,不必执著于今夜出发,我们有缘在此相遇,何不饮酒一杯?明日清晨再一同出发。"
书生从背囊里,翻出一个酒壶,向他递去。

他向对方摆了摆手,说道:"裴公子的美意在下心领。不过我心意已决,今夜非走不可。"
他顿了一顿,转过身来面向对方。
"你我素未谋面却有缘在此相遇,如若有机会再见,定与公子痛饮一壶。"
说完他拱手作了个揖,就立刻蹲身解开绳索,将船泊出了海港。

他用力划着船桨,驶出一段距离之后,远处的天空传来了阵阵轰鸣。
大雨随即倾盆而至。

他隔着雨水回头望向码头,裴公子的身影还在,似乎仍在目送着他。
他全身被雨打湿,湿漉漉的头发垂落下来,看着远方,感觉眼前的景象逐渐变得模糊起来。
他揉了揉眼睛,又努力瞪大了双眼试图看清楚远方的海面。


一瞬间却是我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这次是躺在床上。
被子盖得好像太多了,流了一身的汗,背上胸口都有点湿湿的。
呆呆地看着家里的天花板愣了好一会儿。
突然手机在枕头下面兹兹地震动起来。

"喂。"

"怎么了?昨晚那么迟打电话来?我睡着了就没接到。"
他的语气听上去很焦急。

"没,没什么,可能我按错了吧。"
头有点痛,回忆起昨晚只能想起很多支离破碎的梦境,其他的都想不起来了。
也许是做了一整夜的梦的缘故吧。

"坤,真的没事吗?虽然我们...."他停顿了一下,"总之你没事就好。"

"昨天,昨天晚上。"
头还是很痛,怎么回事,话也有点讲不连贯了。

"怎么了?坤。"

"别紧张,没什么事,只是我昨晚去看了你的新电影。"

"情谜对吗,觉得怎样?"

"挺好的。舒淇也很好,也难怪她当时说演到精神分裂了。"

"是呢,坤,谢谢你专门去捧场。"

"谢什么。没事了,就这样吧,我挂了啊。"

我挂了电话,才看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10个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同一个号码。

把手机塞到枕头下面,我抓起被子盖住头。
再睡个回笼觉吧。
这次也许能与裴公子一醉方休。

这样想着,很快便再一次入眠。


#

B面与A面的距离


這一次,我不想再做這種遙遙無期。

主動出擊,無論結果怎樣。

只是單純的想見你,想鄭重說一次。

我愛你。




坐在從香港到北京的飛機上昏昏欲睡。爲了情迷的宣傳,這段時間就好像一直處在日夜不休持續作戰的前線一樣,雖然很高興能看到有這麼多人支持我,但身體和精神都處於時刻緊繃的狀態,就連思想都開始疲勞。所以好像理所當然一樣,又生病了。
有時候真的覺得是命運不給我前進的權利,昨天下午訂機票的時候還很正常,今天身體狀況就差成這樣。不過這次什麽都不能阻擋我堅持邁向前方的步伐,因為我要親手把握住也許是唯一一次能夠幸福的機會。

昨天凌晨差不多3點多的時候,我一向淺眠所以被手機震動喚醒,發現是坤打來電話。正準備接起來的時候對方挂了,我卻抑制了想立刻打回去的衝動。雖然我是很現實的人,想著大概有什麽別的事情,但心裡還是總有希冀,也許他是真的在想我所以才打來。
可這樣一來……我曾經關於他的很多想法豈不是都走入誤區?
結合分開之後每一次對過去記憶的碎片整理,我忽然想到,也許我和他的這段關係里,我們的付出是對等的,沒有誰是遊刃有餘的,只是我的視線被自己內心的迷霧遮擋所以沒有看到。既然這樣,分手就也許不是他的願望?
那麼,我可不可以認為,我們之間的感情還沒有到完全終結的一刻?

聽著平日伴我入睡的指針走過的機械聲,各種聯想不斷湧入腦海,我卻再也沒合過眼,就那樣帶著一腦袋想法躺在床上和黑暗的房間一起迎來了清晨的第一線溫暖的陽光。心裡一些灰暗的地方也被仿佛被一線希望照亮,迷途中的層疊的障礙瞬間消失,一切都豁然開朗。

之後,計算著到了他平常起床的時候,我給他回了電話,也不知道有沒有控制住自己的語氣。但是我沒有錯過對我有著重要意義的信息。
沒有再隱瞞的必要,我真的激動的快跳起來,坤他……去看了我的電影……不對這不是重點……重點是無論他想表現的怎樣平靜,只是通過電話我都能感受到他的不安與焦慮。沒錯,他過得沒有我想像的好,甚至可以說是很糟,而且我能感覺到他對我仍有依賴,不然穩重如他不可能在這種時間打給一個已經跟他分手的人。

然而只是像這樣,朋友之間也能有的安慰,卻已經足夠成為我重新振作的理由。
我和他走過的路隨著錄音機一刻不停的放送,已經將磁帶轉到了B面的盡頭。是換帶還是重錄,我有選擇的機會。不用再聽一遍也能清楚的記起每一個細微處,那些過往已經深深的刻在心裡,想要完全抹去只會讓自己傷的更重。如果換帶,就只剩下殘破的心臟,我沒有信心再去接受其他任何人。
因此我現在才能坐在飛機上,目的地就是我的第二個‘家’,而那裡也住著我最愛的那個人。只是身體這樣差卻是在意料之外,看著機艙外形成移動速度對比的氣流和白淨的雲層,我閉上眼伸手按了按突突作痛的太陽穴。


終於到了首都機場,我卻像沒電了一樣整個人癱坐在等候室的長椅上。
如果說我生病只是巧合,那像現在落地窗外這樣的由於風太大而不斷改變下落角度的傾盆大雨,就真的是上天在捉弄我了。
完了,這下超人飛不起來了。

摸了摸額頭,很燙,整個人也感覺忽冷忽熱。開拓事業像上戰場,誰說情場又不是呢。
本應混沌的思路卻在這時意外的清晰,能把之前一切想不通的都理順。
坤這個人的確是很複雜,時常讓別人想不明白他說的話和做的事,猜不透其中到底有沒有什麽含義。但同時他又是一個非常認真的人,感情對於他來說絕對不是兒戲,如果他真的當我是負擔或者對我沒感覺了,只會直接走開,完全不用我先開口。
呵……我是真的笨死了,當初幹嘛要分手啊……搞得現在這麼難做。

不過……笨人也有笨辦法,自己丟掉的東西就只能自己再撿回來,不管要走多少彎路,經歷多少磨難。就像現在這樣,就當做是上天對我的一次考驗,相信挺過這場雨就一定能見到綺麗的彩虹。於是我在機場買到雨傘,叫了計程車直奔那個我已經再熟悉不過的小區。
雖然遮擋著總是好一些,但雨傘在這樣的天沒有太大作用,身上還是被打濕了一大片。坐在車上仍舊能感受到寒意,眼睛都有些無法對焦,我努力想搓熱雙臂卻還是只能無助的發抖。我大概能想像現在自己的樣子,肯定不帥就對了。

到了小區,糊裡糊塗的付錢下車,在大雨中撐開傘向裏面走。運氣還算好,門衛是關係最好的那個,沒有攔住我直接就放行了。
繼續向裏面走著,我第一次感覺從大門到他的家,距離竟然那麼遠,那是不是坐飛機從香港到這裡都要快些……
身體很累……有點糟糕,意識有些不清楚了,只能把傘柄擱在肩上勉強控制雙腿向前走。鞋子和褲子下半好像已經濕透了,除了寒冷就沒其他,但身體卻還是不正常的高溫狀態,好像全身的骨頭都開始酸痛。
一定要走到,至少要到門口再倒下,不然實在太糗……明天報紙上大概就能看到‘余文樂昏倒在陳坤居住的小區被送往醫院,各種原因猜測如下’這樣的八卦新聞了……

我自嘲的笑了笑,真的很虛弱啊……

抬起頭,看見不遠處有個人影正快步走來……應該是朝著大門的方向……回頭看了看,原來我才走了這麼點路,連那個熟悉的門衛都還站在原地看著我……

等等……再轉頭看那個人……雖然看不太清……但……好像是坤?!
下那麼大雨……他這麼急的是要去哪裡嗎……如果我不叫住他……大概會這樣跟我擦身而過吧……
這樣想著,儘管已經不太控制得住疲憊達到上限的身體,我卻還是及時在他經過我身邊時拉住了他。
即刻映入眼中的是他寫滿震驚的臉,手上的雨傘掉落在地,我只剩抱住他的力氣,其實也只是靠他支撐著脫力的身體。只是……我還是很幸運的感受到了驅走寒意的溫暖。我能感覺到坤的緊張,他緊緊抱著我,呼喊我名字的聲音聽起來……好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我想張口說些什麽,也只能隨著意識減弱沉入黑暗。


一切,相信看起來肯定很混亂,但我的心中只剩下寧靜。

真的就好像……回到了家一樣安心。


不知道睡了多久,醒來的時候窗外已經是一片暮色。
躺在暖暖的被窩裡,身上被換了乾淨的衣服,身體好像也沒有那麼難受了。慢慢挪起來,靠在床頭,環顧四周,發現是坤的房間。房門半掩著,能聽到外面說話的聲音,仔細聽了一下,是坤在和優優說話。是哦……是過了優優放學的時候。
呵呵……如果親切叔叔的樣子把他嚇到那還真是抱歉了,不過是那個小孩也許……不會在意倒是。

外面對話結束,就看見坤輕輕推門進來,手上還端著一些吃的東西。

‘誒,醒了啊,感覺好點了嗎?’

坤把東西放在床頭櫃上,坐到床邊,用手背試了下我前額的溫度。

‘好像不怎麼燒了……剛才真是嚇我一跳,突然就出現接著又突然暈過去……’

‘……嗯……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說完這句,沉默的氣氛又蔓延開。
真是的……明明來之前有很多話要講,現在怎麼一句都說不出口……
不過一般這種時候,打破沉寂的都是他,這次也不例外。


‘怎麼忽然就過來了呢……?’


我不知道應該怎麼開口,抬眼看他,發現他正直視著我,表情卻很柔和,好像一點也沒有生氣的樣子。


‘是遇到什麽事了嗎?說出來我們要一起想辦法解決就好了。’


聽到這些,說不清理由,但我的話閘卻被打開。


‘是遇到問題……不過不是我,是你。’

看到他有些訝異,我沒有給他打斷的機會,垂下眼,斷斷續續的把想說的全數傾出,仿佛錯過了這次就不會再有下一次說的可能性了。

‘我知道……你過得不好……’

‘我真的太癡……居然說出分手的話。’

‘明明什麽都沒有改變,我還想法那麼多。’

‘我大概……不會是最值得你喜歡的……但是……’


頓了頓,我再次抬起頭,認真的正視著坤。


‘坤,我愛你。’


說完這句話,不知道搞什麽,忽然感覺鼻子很酸,視線也有些模糊,帶著些委屈,又夾雜難以言喻的激動,總覺得埋在心裡的某些混雜在一起的情感正要一齊爆發出來。
不想被看到自己的糗樣,我又低下頭,嘴裡却不斷重複著同樣的話。


‘阿樂,我知道。’


我沒有被冷置在一邊,再一次給我帶來溫暖的還是他的懷抱。
之後,對應著我接連說出口的愛意,坤只是靜靜的扶著我的肩膀輕輕揉捏著,額頭抵著我的前額,閉著雙眼,卻帶著笑意,不斷回答著‘我知道’三個字。


‘阿樂。’


分開后,坤淺笑著看著我,有些輕鬆,又帶著認真的態度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需要改變的……也許是我才對,我喜歡你就是因為你的簡單。’

‘保有一份純真,不受世俗的污染,像這樣就好了,不用改變什麽。’

‘你真的可以更自信些,相信自己在別人心中是有很重的分量的。’

‘不過……’

坤歎了口氣,站起來看著窗外。

‘跟你在一起真的很開心,以至於讓我放棄思考一些平常一貫在腦子里徘徊的問題。’

‘經過這次……也給我時間好好考慮了一下。現在對於我們來說都是非常時期,不管是你還是我都需要時間在事業上證明自己。’

‘所以請給我一年,也給你自己一年,為自己扎實的打好基礎,也讓家人能夠過得舒心。’

‘至於一年之後……’

他轉過頭來,仍然微笑著。

‘如果你能在某天到某個地方找到我,我們……就重新開始。’


前面一路認同下來,到了這裡,我滿腦袋都是問號。


‘這樣就算……讓我最後任性一次吧。’


大概是看出了我的疑惑,坤自然的解釋起來,但從他的表情上總覺得……能看出一種不知道是決心還是釋懷。


因為第二天還有行程,我並沒有在他家逗留太久,感覺身體稍微恢復了點就與他和優優告別了。這次的告別雖然簡單,卻意味著我和他在短時間內不會再見面了。
不過我並沒有因此沮喪。
我很清楚自己對他的瞭解,也的確需要負責的完成自己應盡的義務,更要讓自己的事業發光發熱,這樣才能結成一個完整的余文樂。
這次,我和他的交流雖然只是三言兩語,卻真的讓我瞭解了很多事。
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只要並肩走下去就絕對沒有問題,如果誰步入岔路,另一個人把他拉回來就可以。就像這樣一直走著,總有一天會看到心願已久的交點。但其實,即使到不了那一天,沿途的風景也足夠我們欣賞,無論誰的人生都不會留下遺憾。

離開前,他讓我回家記得看一下他2月28日寫得微博,說有兩條寫的就是我,很神秘的樣子……也不知道是什麽。

回到家裡,找到覺得應該有關係的兩條連著一起看,除了苦笑真的不知要用什麽表情面對。

——謙遜之美,美在簡樸。不爭之美,美在包容。陳懇之美,美在笨拙。笨拙之美,美在出塵。
——呆滯之美,美在天然。俗稱:天然呆!

好啦……我會忽略後面他轉發自己的那條的,因為真的被前面的感動到。
其實無論看了哪條,都能感覺滿滿的愛意湧上心頭,整個人從精神上完全充實了。


時間對於這樣的我和他會是考驗,但一定不是障礙。
我們不會有問題,我是第一次如此確定。

Faith is right inside my mind, thus i've no doubt to catch you next time.


香港多云,北京卻大風大雨的一天,我再一次落筆。

只爲重新開始記錄我和他美好的未來。



fin.


评论 ( 5 )
热度 ( 30 )

© KA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