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启的时光(上)【魔戒/AL】

在回程飞机上补完了霍比特人3,脑中莫名窜出冰封梗。不知道有没有跟之前别的作者撞梗,总之在忘记之前先写下来吧。只为以话唠模式补全自己的脑洞,知识匮乏因此超多Bug,请……请别介意。

 

注意:我的废话真的超级多【。

 


 


 

这是一个曾有魔戒,但从未有《魔戒》的世界。

 


 

星期二。对于Aaron而言,是个美妙的日子。每星期的这一天,参观博物馆的人都不会太多,但又不至于冷清。中世纪文化爱好者总是那么多,Aaron也总能找到几个投机的攀谈对象。不过最根本的前提是,对于被评为哥伦比亚大学历史学“最年轻且气质满点教授”的Aaron而言,星期二是一个放松的日子。这一天他不用上课,也会暂停自己的研究任务,为的便是在博物馆徜徉一整天,而每次他都能遇上有利于自己研究的新发现。

 

这个星期二与往常不同,Aaron没有向上一个又或是上上个星期二那样前往市立中世纪博物馆。受到市立中世纪博物馆馆长,同时也是认识许久的老友Peter的邀请,Aaron在收拾好自己后,动身开车前去距离自家近一个半小时车程的新中世纪博物馆。

 

记得在电话里,Peter对他说这个博物馆的展览品将会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与Aaron寻找到的宝物也有关系。说这话的时候,Peter的声音带着神秘的味道,看来这位馆长老友对于新建的博物馆有着满满的自信。无心欣赏看过无数次的沿途风光,Aaron心中也是满满的期待。

 

到达目的地,透过车窗稍加注意,便看见了那座新建的博物馆。Aaron边寻找停车位,边思考向来喜爱富丽堂皇建筑的Peter,为何并没有在这座博物馆的外观上做足精致的装饰。这个思考一直持续到他走到博物馆大门前,看着迎面走来亲自迎接的Peter的那一刻才暂时中止。

 

“哦,Aaron,我的朋友,真是太久不见了!”Peter握了握Aaron伸出的手,并接受了他一如既往的热情拥抱。

 

“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这么久没见到你了,原来是为了这个博物馆啊。”

 

“可不是嘛,但我相信我的辛苦绝不会白费,而这次的展览也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我可得好好期待一下了。”

 

Peter也是满脸笑意,带领Aaron向馆内走去,并说着这次展览还是第一次示众,而Aaron将作为VIP客户和其他几位VIP一起一睹那些新收藏品的神秘之处。

 

“现在几位都在正厅内参观,我就得着你来了,毕竟这些展品里有好几个都是你提供的。如此重要的时刻少了你可不行。”

 

Aaron笑了笑,“我也只是喜欢顺着自己的意识和经验,去各处寻找自己喜欢的东西并作为礼物送给朋友。如果那些能够派上用场,也算是意外的惊喜了。”

 

“不不不,”Peter稍显严肃的打断了Aaron,“你找到的那些都是无价之宝,可不是简单的玩物而已,稍后你就会明白了。”

 

说到这里,Aaron已在Peter的带领下来穿过走廊来到了正厅,与其他宾客一同听着馆长Peter的介绍参观起展品来。介绍不乏中世纪,其他种族,其他历史,神话并不是想象等等,这些是Peter热爱的事物,他总是想着有一天能够发现中世纪历史的另一面,而他也会尽自己所能把现在在这个博物馆内展出的收藏品与他的逻辑联系在一起。而在那些展品中,Aaron也发现了自己找到的树叶型金属夹扣,以及一把雕有精致花纹的弓。

 

Aaron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一个规规矩矩的开敞式圆形厅堂,米色的石柱将圆形的平面在视觉上分成了内圆和外圈。内圆里,每根石柱的前方紧贴着摆放了一个个玻璃展柜,而外圈则是在墙壁上挂了一幅幅表着有历史痕迹的纸张。

 

刚经过的正门前的楼梯上及刚路过走廊上铺着一条红色的长地毯,而这条地毯一直延伸着,穿过了正厅中央直通向与正门正对着的一扇紧闭的大门。而其他除了员工专用似乎没有看到别的通道,那么简而言之,这是一个挺小的博物馆。

 

然而刚才开车从后方经过的时候,Aaron也注意到后面还有一块延伸至地下的斜坡,所以那扇大门的背后一定另有文章。想到这里Aaron渐渐对正厅的展品和Peter热情的介绍失去兴趣,直盯着那扇紧闭的大门。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会有令他满意的展品。

 

“……以上,就是本人对中世纪的另一种理解,各位如果对细节部分感兴趣,可以去位于市区的市立中世纪博物馆中的图书馆内好好参阅一番,我们为那些书籍设置了专门的区域。”

 

语毕,Peter将手放在胸前对宾客鞠了一躬,在他再次抬起头来时,眼中的光亮显然不同了。

 

“那么各位,”他紧接着说,“作为本博物馆最重要的会员,接下来,你们将会成为第一批看到这个新建博物馆最震撼的展品的人。这也是我们证明中世纪有各种除人类以外种族存在的最有力证据!请随我来!”

 

Peter的声线因兴奋微颤,这与Aaron熟悉的馆长不同。虽然他一直明白馆长对中世纪文化有多狂热,但这样激动的他,Aaron是第一次见到。于是他也不禁内心暗涌,想立刻看看那能让馆长如此信心满满的神秘展品究竟有多让人震惊。

 

众人跟随Peter来到了那扇紧闭的大门前,在他对着正上方摄像头点头示意后,大门带着沉重的声响向着外侧慢慢开启了。Aaron与其他人一起跟着Peter走进昏暗的门内空间,身后的大门在全体都进入后又缓缓合上了。紧跟着,Aaron又听见“滴”的一声,正前方的另一扇门朝着内侧开启了。这扇门比起之前的大门要小太多了,只能允许一人通过。而在打开的一瞬间,Aaron便感受到一阵扑面而来的冰冷气息。

 

直到小门完全打开,宾客才跟着Peter一个个进入。Aaron觉得自己大概是第四个进去的,也有可能是第五个,但这些都已经不是重点了。

 

在Aaron眼前震撼登场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冰柱,冰凌,从顶部垂下的冰锥,冻得彻底的墙面,以及阶梯下冻得厚实却光滑的冰层地面。感受着由外而内的彻骨寒意,Aaron微张着嘴哈着白气,瞪大眼睛看着这样一个震撼人心的冰雪世界。

 

此时没有一个人发出一点声响,所有人脸上都写着大大的震惊。Aaron转头看向Peter,他正带着满意的笑容看着所有人共同的反应。但像是能接受到Aaron的疑问一般,Peter在合适的时机开口了。

 

“这个洞窟是我在半年前发现的,它与一般的冰冻洞窟不同,请各位仔细看看周围的墙面,那些冰层覆盖着的地方其实有着各种从未见过的植被。而各位脚下的冰层之下也不是单纯的土地,而是经过设计的细致的石面。”

 

Aaron看了看Peter指示的墙与地,确实如他所言。这并不是一个毫无生机的冰洞,它在种种方面都显示曾有生命存在。

 

然而比起这些,Aaron最在意的是距离他们最远端,也就是洞窟的尽头。那里自下而上耸立着一个巨大的冰锥,而这个冰锥是断层的,下方从远处看像是一个巨大冰块,里面似乎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存在。

 

“不用着急,Aaron。”

 

Peter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他的身旁。

 

“我告诉过你的,那里面的东西绝不会让你失望。”

 

他神秘得笑了笑,转头招呼了一声,带着众人一同向洞窟尽头走去。Aaron迟疑了一下,又立刻追了上去。

 

“现在,”Peter转身站在巨大冰块前面对所有宾客,郑重其事的宣布,“我将会让各位看到本世纪最重大的发现。而这个发现,能够改变历史!”

 

激动地喊了一声“各位”,Peter侧过身体作出“请”的手势。宾客们一起上前,伸头透过透明的表面向冰块内部看去。

 

“啊!天啊!”一位女士发出了惊呼。

 

“不敢相信……你看他!”一位男士也不住赞叹。

 

听着众人此起彼伏的惊叹声,Aaron也耐不住走上前探头向内部看去。

 

“这……!”

 

Aaron不可思议地张大了嘴巴,立刻转头看Peter。在看到他微笑着点了点头后,又马上转回头盯着冰块内部。

 

这个冰块,不,准确地说是一个冰棺。

 

因为它的里面,静静地躺着一个“人”。

 

仔细一看便会发现冰棺的顶部其实并不是冰面,而是像玻璃一样的材质,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能看清内部的原因。也因为这样,Aaron能够细细观察里面躺着的那个人的全貌。

 

金色的长发向后梳着,白的几乎透明的脸完完整整呈现在了他们眼前。紧闭的眼帘下有着纤长的睫毛,挺翘的鼻梁之下是微薄的嘴唇,在这种温度下却带着一丝淡粉的血色。Aaron发誓,就算再过一百年,他也能说自己从未见过,且再也不会见到那么美的人。此人身着花纹精致华美的贴身礼服,同样白皙的双手手指交叠自然地摆在腹部。冰棺里这个美丽的人看起来就像睡着了一样安详,毫无一丝死气。

 

但Aaron却忽然发现了令人心疼的美中不足之处。此人左脸下颚和脖子连接的地方隐约能看见小部分风化痕迹。于是他转头看了看站在一旁的Peter,对方遗憾地告诉他,这是为了研究强行开柜造成的。但之后他们立刻用冰封上了漏风的地方,并不再开启。理解后,Aaron又发现馆内一侧有一些细小像是文字的刻纹,但因实在太小并没有看清。

 

“虽然尚不清楚‘它’究竟从何而来,又是什么身份,所以我只能按照‘它’靴子上的树叶花纹,把‘它’暂时命名为‘绿叶’。”Peter在一旁解释着,“而大家也不要只被‘它’的美貌所吸引,请注意看‘它’的耳朵。”

 

Aaron再次看向那人的脸侧,之前视线被发丝阻碍,但现在他立即惊异地发现那个人所拥有的并不是人类的耳朵。耳廓最上方是不圆弧,而是尖的。

 

也就是说,这个‘人’,其实并不是人类?

 

如果是这样的话,Aaron终于能够明白Peter为何对自己的逻辑如此自信了。

 

然而,现在Aaron对‘它’是何物种却是完全不在意,他的注意力全放在了眼前这张美的确实不像凡人的脸上。

 

“现在,相信大家也能明白本人的研究的意义了。今天在这里参观的结果,希望各位不要声张。而作为历史的新篇章,我的研究也将会继续深入,等到我能够理清这段历史真相的那一天,这里才会对外界开放。”Peter严肃地说完,又为了缓和情绪般和善地笑了笑说,“作为交换,在场的各位可以随时前来观赏馆内的一切,包括这位‘绿叶’。当然,我们也需要控制人数,所以还请提前与我的助理预约。”

 

“那么各位,”Peter清了清嗓,“今天的展览就到这里,感谢各位光临,也期待再次与你们见面。”

 

略显失落的Aaron正准备跟着众人在博物馆管理员的指示下离开,却被身后的Peter叫住了。

 

“Aaron,请稍微等一下,我有些话想对你说。”

 

待人走光后,Peter对洞窟内的摄像头示意,让他们关上了内部的门。

 

“你可以告诉我了。”Aaron说。

 

“我想你应该看到在正厅的展品了,那其中就有你提供的绿叶夹扣和弓,还有别的带有奇怪字符的书信纸张。在发现了这位‘绿叶’之后,我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它’与你找到的这些宝物一定有着某种联系。”

 

“你的意思是……”Aaron又转头看了看身旁的冰棺。

 

“没错,也许他们存在于同一个时代,而这将会成为我所说的本世纪最大发现。”

 

Peter一手按上Aaron的肩膀,叹了口气,“正如前人所说,发现的越多,未知的领域也就会变得更多。我现在非常需要你的帮助,希望你的经验和直觉能为那一段历史带来更多有力的证据。”

 

Aaron笑了笑,“这本来就是我的职业,也是我喜欢做的事。而现在,你又让我有了更大的理由去这么找寻。我完全同意,Peter。只是在我走之前,可否允许我做最后一件事?”

 

“请说,我的朋友。”

 

“我希望能够摸一摸冰棺的顶部表面,看一下那奇妙的材质究竟是怎样的。”

 

“这有什么问题呢,而这也是我们想研究的,请吧。”Peter大方地伸手。

 

Aaron再次走近冰棺,看着馆内的‘绿叶’,慢慢伸出手抚上透明的表面。

 

只是一瞬间,他忽然感到一阵细如电流一般的刺感由手掌传向了全身。而几乎是同时的,他觉得自己看到‘绿叶’的眼睑动了。

 

错觉么?

 

Aaron用力眨了眨眼,全身没有更多怪异的感受,‘绿叶’也还是像原来那样安详地躺着没有一点变化。

 

“怎么了?”Peter似乎观察到他的异样询问着。

 

Aaron只是摇了摇头说着没什么,便在预约了下次来访时间后告别了Peter,在小门开启后离开了。

 

大概是自己太累,再加上今天的冲击过大,产生幻觉了吧。

 

Aaron在走出博物馆时这样想着。

 

而‘绿叶’的样子,却深深的印刻在了他的脑中。

 


 


星期三对于Aaron来说是个极其忙碌的日子,而今天的他心情极为烦躁。

 

原本满心期待下一次前去观赏‘绿叶’的机会,却在一大早接到了Peter亲自打来的电话,说由于昨天进入人员太多,冰洞需要修缮。而能再次开放的时间要依照现场情况而定,暂时无法确认。

 

Aaron虽然在电话里表示理解,但只要一想到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绿叶’,便控制不了自己不满的情绪。这就像已经足够富有的人却不愿放弃更多的财富一样,Aaron觉得自己充实的生活受到了名为‘绿叶’的重锤冲击。

 

‘它’究竟是什么年代的物种,‘它’又到底是什么物种?把‘它’当作另一个物种来想确实也挺怪的,毕竟从表面上看,除了尖耳朵,‘它’的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像人类。只是,即使是人类,也是高贵又美丽的稀有品种。

 

Aaron觉得‘它’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种族的王子,虽然他还无法确定‘它’的性别,或者说还根本不清楚‘它’是否有性别。但那张柔美的脸庞却带着刚毅下颚线条,Aaron始终认为这是一张属于男性的脸。

 

如果能再见几次就好了,Aaron这样想着。只是这个机会不知要何时才会到来。

 

然而就在Aaron为‘绿叶’烦恼的几天后,在星期六的清早,他接到了Peter的紧急电话。

 

为了不透露想隐藏的信息,通话的内容很简单,只是一句,it's missing。

 

但就是这句话让Aaron放弃了难得的休息,随便洗漱一番便驱车直奔几天前才刚去过的新博物馆。

 

在见到Peter后得知的结果与想象的并无偏差,‘绿叶’真的失踪了。

 

“摄像头录下的视频里满是水雾,只凭双眼根本看不清现场状况。”Peter接过助理递上的咖啡,抹了把脸,有些疲惫地说着,“但是我们没有发现强行进入现场的痕迹,冰棺也没有遭到人为的破坏。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技术复原水雾散去前的那段录像,希望能看出些什么。”

 

几天前的Peter还是那样神采奕奕,如今却像老了十岁一样。Aaron完全明白,丢失‘绿叶’对于Peter而言不只是损失一件贵重展品那么简单,这是一种希望的破灭,对于研究是毁灭性的。

 

“其实‘它’在你们离开的那天晚上就失踪了,只是我们还未将‘它’公之于众,我不希望别人过早发现‘它’。所以我们不能报案,而我并不愿意怀疑我们的贵宾们,因此也不能做别的什么。目前我只找了私家侦探来调查此事,希望能有结果吧。”

 

原来是这样,所以才取消预约。Aaron了然,安慰性地拍了拍Peter的肩膀,“没事的,相信我,‘绿叶’不会就这样消失得无影无踪,我们一定会有办法把‘它’找回来。”

 

“你是一直如此支持我,我的朋友,希望这次也能借助你的运气了。”Peter无奈地扯着嘴角苦笑。

 

“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请一定随时联系。”

 

“谢谢你了,Aaron,真的。”

 

Peter举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站起来面向Aaron,表情略显复杂,“其实我请你过来确实是有事要你帮忙。”

 

“请说。”

 

“‘绿叶’失踪这件事带来的也不完全是不好的结果。因为‘它’的离开,我们终于能够看清冰棺内的那串文字。啊,看你的表情,想必你也注意到了。你猜怎么着?“Peter对着Aaron疑惑的表情笑了笑,“跟你找到的纸张上的字符重合度极高,甚至还看到一样的文字了。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这与你发现的纸张上的是同一种文字。”

 

“也就是说……“惊讶过后,Aaron顺着Peter的话说下去,“正如你之前所言,‘绿叶’真的跟我找到的东西有关。”

 

“没错,Aaron,这是一个很棒的发现不是吗。所以现在我们必须尽快找回‘绿叶’,也许这一次真的能够从‘它’身上了解那段未知的历史了!”

 

Aaron微笑地看着Peter眼中重燃的光亮,“因此我们更不该消沉,要积极面对才是。”

 

“正是这样,”Peter回应地微笑,“不管怎么说,有好消息我会第一个通知你的。”

 

话音刚落,Peter的助理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在他耳边耳语一番。

 

“真是说来就来!”Peter的双眼上闪着光,“走,Aaron,一部分录像复原成功了!”

 

这真是个惊喜!

 

Aaron立即跟上了Peter向控制室奔去。

 

然而,就在他们到达控制室,希望工作人员能与他们分享更多的喜讯时,看到的,却是一张张被吓得惨白的脸。

 

“……怎么了?”Peter走进控制室,皱着眉头问道。

 

“馆长……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位工作人员结结巴巴地说。

 

“不,我们都不敢相信……”

 

“这不可能是真的……”

 

他们全部都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你一言我一语,唯有坐在控制台前的技术人员咽着嗓子定了定神,站起来面对Peter郑重的说,“还是请馆长自己看一看吧。”

 

Peter迟疑了几秒,还是走上前,在技术人员指示的时间段紧紧盯住屏幕。而Aaron也是同样,因为他人的态度对发生了什么充满了好奇。

 

指示时间段开始播放,水雾渐渐变得不是那么明显,复原工作做得足够到位,原本还有些模糊的画面逐渐清晰起来。

 

画面正对着那座冰棺,而异动却是…………!

 

“我的天哪……”Peter跌坐在一旁的椅子上,难以置信地捂住嘴巴,“这是……!”

 

Aaron也同样被震惊得有些发蒙。

 

正因为同一时刻,画面中的冰棺,竟然自己开启了。更令人不可置信的是,开启后的冰棺中,居然走出了那位失踪的‘绿叶’!

 

“是‘它’……自己离开的?!”Aaron脱口而出。

 

“根据拍摄到的画面,确实如此……”技术人员在一旁解释,“然而,却没有拍摄到‘它’从冰洞内的门离开的画面,只能猜想是有什么我们不知道的出口存在。”

 

这一下,全体都陷入了沉默。

 

“……不可能的,如果‘绿叶’还活着,‘它’不可能会因为我们强行开馆风化。”Peter撑着自己的脑袋,尝试着理清思路。

 

“Peter说的没错,”Aaron做了一次深呼吸,镇定下来,“退一步说,就算‘绿叶’真的还活着,因为被Peter他们发现后惊扰清醒,‘它’也完全不必等到这里的安全措施都做足了之后才离开。对‘它’而言,可以选择的时机实在太多了。”

 

“从这个逻辑来思考,也就是说,”Peter默契地接住Aaron的前提,“既然我们能够复原的只有后半段视频,前面发生了什么是未知的,那么很有可能是有人为盗走‘绿叶’设下的诡计,在取走‘绿叶’后自己躺入冰棺,再制造出像‘绿叶’自己离开一样的画面。”

 

Aaron点了点头,“所以现在要知道的只是,他是如何离开的。当然我也想知道他是怎样在不破坏‘绿叶’的情况下从馆内取走了‘它’,毕竟破坏了之后,价值也就会下降很多,这不值得。”

 

“因此请大家冷静下来,我会去联系需要调查的部分,你们都回去做自己的事吧。”Peter说。

 

通过Peter和Aaron的这一段叙述整理,其他人的心情也正常了许多。在他们为归位离开控制室后,Aaron找上Peter提出了想去冰洞看一看的请求。而Peter也是一口答应。

 

终于得到了再次到访的机会,Aaron在踏入这个冰雪世界的时候有些感慨。只是这次却见不到那位美丽的‘王子’了。

 

Aaron走向冰棺。它还保持着开启的状态,顶盖顶着地面冰层靠着右侧的馆壁。他蹲下来伸手扶了一下顶盖,发现居然比自己想象的轻上许多,而在仔细触摸后,才明白这个顶盖的材质竟然就是冰,但一定经过了某种处理,才能是它不受环境影响保持玻璃一般的透明。

 

Aaron重新站了起来绕到冰棺的左侧,稍微弯下腰用双手撑住馆壁探头向里面看去。之前观察到的那些文字还在,而现在终于能够好好研究一番了。他仔细浏览了几遍。这些文字确实与那些纸张上的十分相似。但这些,究竟是什么文字,又在叙述一段怎样的故事呢。

 

“……真想知道啊。”Aaron自言自语道。

 

知道了文字内容,会对了解‘绿叶’的身世有很大帮助。然而现在的他没有一点参照物,找到相关物件又是如此至少,只能缓慢前行。

 

如果,只是如果。

 

‘绿叶’真的还活着就好了。

 

Aaron楞了一下,不知道这个想法从何而来。

 

对于现代社会而言,让这样一个不知名的原始物种复活是十分危险的。对于‘绿叶’,他们是一无所知的,也许‘它’真的是一种很可怕的生物也不一定。

 

“我到底在想什么……”Aaron摇了摇头。

 

但只有他自己知道,在控制室看到似乎是‘绿叶’的人移开顶盖,自己走出冰棺的那一刻,除了对未知事物自然产生的恐惧反应,在他心里更多的却是无名的兴奋。

 


 

又一个星期六。照理说应该是轻松又休闲的一天。但是自从上周六离开Peter的博物馆回到家后,Aaron几乎把所有的自由时间都用在了文字研究上。为了能更好地通过环境和一切使那些文字与‘绿叶’产生实在的联系,Aaron也在告别Peter时从他那里得到了能够自由进出冰洞的权利。

 

这几天的天气似乎都不错,清晨总是有冬日的阳光从沙发后的大窗外直射进来,没有被窗帘遮挡的部分就会照在身上,渗进的暖意令人安心,这也算是一种安慰了。似乎是感受到肩颈的疲惫,一直盯着电脑屏幕的Aaron放开了久握的鼠标,把自己推离茶几。伸过一个懒腰后,他站起来走到厨房为自己重新冲了一杯咖啡。Aaron拿起咖啡杯轻轻吹了吹,喝下最烫的第一口后想起昨晚发生的事。

 

用一句话总结也很简单,他做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

 

其实自上周六起,Aaron觉得自己好像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同样事物。总结成几部分也很简单——冰棺、文字、还有‘绿叶’那张完美的脸。

 

这种相同又模糊的情况持续到昨晚终止了,只因昨晚的梦实在太过真实,一切好像真的在眼前发生了一样。Aaron觉得自己真的看到‘绿叶’站在他的床边,并在他耳边细语,说出的似乎就是那种不知名的语言。

 

在之前的梦境中,话音起落时,‘绿叶’好像都再重复说着一个Aaron不明白的词。直到昨晚,他才听清了这个词的发音。

 

“……Aragorn。”Aaron默默念出。

 

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Aaron并不是没有立即在网上查找过许多自己认为的拼法,但得到的只是一些人名和一个地名,并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但他明白,这也许本来就根本不是他所知的语言,他能做的也只是按照自己的意识搜寻而已。

 

沉沉地叹了口气,带着令人烦闷的失落感,Aaron拿着咖啡杯走回客厅。

 

在茶几上放下咖啡杯后,Aaron绕到沙发后面拉开了全部的窗帘。之前是担心电脑屏幕反光影响工作所以拉上了一部分,现在的他只想好好感受阳光。于是他在窗前迎着阳光闭上双眼,做过几次深呼吸后,转身又回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坐了下来。

 

忽然间,Aaron愣住了。

 

就在他为看一旁的笔记本,不经意瞥了一眼暗下来休眠的电脑屏幕时,惊觉上面倒映着一个人影。

 

而这个人影,就在他身后的窗外。

 

是谁在那里?是小偷吗,还是强盗?

 

他的家在五楼,即便有逃生梯,外面的那个人也太大胆了点。只要他通知保安,他们绝对能够在那个人离开之前截住他。

 

Aaron从小就一直对剑术感兴趣,近身格斗也练得不少,但向来沉着的他明白不能贸然行动,毕竟溺水的人中许多都是会游泳的人。

 

不去管肯定不行,那么现在应该通知保安吗?但如果现在去打电话,外面的人一定会察觉。

 

该怎么办?

 

Aaron尽量自然地拿过一旁的笔记本看了眼,有抬起头摸着下巴假装在思考记录的内容。实际上,他却一直通过电脑屏幕紧盯外面的人。窗外光线很强又有树荫遮挡,电脑屏幕也不能完全代替镜子,Aaron也只能看见一个暗色的轮廓。只见那个人稍微动了动,不知道是为了看清什么。

 

但由于那个人的移动,离开了一些树荫,Aaron看清了很重要的一点。

 

阳光照射下,窗外的那个人,有着淡色的长发。

 

Aaron呼吸一滞,心脏猛烈跳动起来。

 

一瞬间,他似乎明白了很多缥缈的真相,却又无法真切的抓在手中。

 

Aaron闭上双眼咬了咬激动到微颤的嘴唇。当他再度睁开双眼时,那个人还在。

 

接下来,Aaron作出的举动出乎自己意料的冷静。他伸了一个懒腰并大声打了一个哈欠,慢慢站起来离开了沙发,却没有转过身去面对窗外,反而一步一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并微阖房门。做好这些后,他走到自己床边躺到床上,并翻身朝向靠墙的那一面,静静地等待着。

 

他的直觉告诉他,他的期待绝不会落空。

 

果然,过了十分钟,Aaron听到了房门被再度打开的声音。这也是他第一次认为自己没有锁窗户的习惯,以及自己入睡的时间基本能控制在十分钟内,都是意外的好事。

 

对方的脚步声实在很轻,只能听到移动中衣料摩擦的声音。没几秒,Aaron就感到一阵清冷却柔和的气息传到了自己的颈边。

 

“Aragorn……”

 

那个人呼唤着。随即用如此好听的嗓音带出了更多Aaron只在梦中听过的语言。

 

这一切是那么的真实,而到了这一刻无论是谁都无法忍耐了。

 

只是半秒功夫,Aaron利用自己曾练习过的一切猛地翻身起来,伸手一把抓住了他能触碰到的部分紧紧握住。

 

手心里是丝滑的触感,带着一些细致纹理的摩擦。他抓住的正好是对方的手臂,让对方无处可逃,而触摸到的则是只隔着冰层见过的华服。

 

抬眼一看,对方正张着嘴带着惊慌的表情瞪着自己一动不动。

 

Aaron遵从自己的愿望不顾对方的反应一把拉近,在近到不能再近的距离仔细看着对方的双眼,直觉告诉他,面前的这个‘人’对他而言没有一点危险。

 

这是他第一次看见,蔚蓝的眼瞳中倒映着自己的脸。

 

“你是谁。”Aaron终于问出口。

 

对方的睫毛微微颤抖,眨了几下眼睛后,再次开了口。

 

“……Legolas。”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27 )

© KAB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