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可救药的兄控

Animal Rights | Conflict Resolved (为爱所困/EP)

我太高估自己的总结能力了………………最后一章写太长了卧槽(。


咳,请各位注意护眼。


++++++++++++++++++




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这包括生命权、自由权,以及追求幸福的权利。


——《独立宣言》






10




大自然是最为神奇的造物主。它以赋予自然权利,使一切个体的存在都成为一种必要,并拥有平等的权利。


人作为自然道德拥护者,虽然与普通动物有不一样,或是被称为有所谓的“高级”的一面,但人始终是一种动物。他们的情绪和大脑运转方式,都会受到天性的影响。那么要去克制这种天性,想来也是一种煎熬。


也许有人会说人与人相恋没有对错之分,但我们总是会受本能驱使,去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另一半。部分人明白自己拥有这样一个目标的原因,部分人却不明白;一些人成功了,也伴随着另一些的失败。而还有一些人,仍在追求只属于自己的幸福的路上摸索着前行。


不过,即使路途遥远,只要沿途风景有一处足够震撼自己的心灵,能在心底处刻上不可磨灭的痕迹。那么,一切艰辛都是值得的不是么(笑)。




几个月时间很快就在忙忙碌碌中悄无声息地溜走。就算再怎么舍不得,希望时光倒流,分离的时刻也还是来临了。


大学的选择是人生的第一个分水岭,一些从小学就在一起一直到高中的同学,也会因为人生目标不同就此分隔两地。即便在几个月前就知道了彼此的选择,真的到了这一刻,内心也还是会充满不舍。


作为贵族学校,Friday男子高中校方为学生们举办了辉煌的毕业典礼,然而抱头哭成一团的却也不在少数。虽然大部分男生都为了保持自己“是条好汉”的男子形象一直在忍耐,但到摄影社放出精心制作的学生校园生活视频在操场上架设的大幕布上投影出的那一瞬间,都瞬间泪奔得不成人样。


而他们彼此之间也像是自然达成某种共识一样,谁也没有嘲笑谁,满脸泪痕也要祝对方能在自己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


此时的音乐社当然也没有闲着,打鼓的用尽全力敲击着鼓面,唱歌的努力扯着嗓子释放出最强大的音浪,弹吉他吹号的都在毕业Party的舞台上尽力挥洒汗水。学校的拉拉队也是同样,社长和社员们都在一旁大力鼓掌为可爱的天使团卖力的表演呐喊助威。


没有多余精力去考虑别的事情,此刻的大家都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到高中最后一次集体演出上。这样一场让全校嗨到爆的Party结束后,已是夜幕升起,所有参与者都满身是汗累倒在地。但小伙子们一张张年轻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感满溢的笑容。


“爽爆了哇!”大字型躺在地上的Ohm一拳锤向草地,“这就是我想要的毕业仪式啊!”


“是啊,第一次像这样大吼着唱歌,好像全身都是使不完的劲一样!”躺在一旁的Film擦了把汗,“诶对了,怎么没看到No啊?”


“嗷~他啊,一结束就跑没影了,肯定去找那位秘书长大人了咯。”Ohm一脸坏笑。


“嘁,你就别说他了,”Film拉了拉脸,偏过头好笑地看向Ohm,“你自己怎么样啊,你可爱的小学弟呢?”


“一年级和二年级的社员都被派去拿食物和烟花棒了嘛,”Ohm装作一副很平静的样子说着,“一会儿篝火晚会就能见到了咯。”


“你就装吧,别弄得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啦,用手指想都知道你现在肯定每一分钟都想跟他黏在一起,还在逞强端着学长的姿态。”Film说完忽然忧郁了起来,“能在一起的时候就好好珍惜吧,不像我家那位,居然管自己提前去大学报到去了……”


“哎呀开心一点吧,至少你们的大学都在曼谷嘛。”Ohm挺身坐了起来,“好啦,我们去叫一下其他人吧,篝火晚会应该快开始了喂。”


“也是,”Film笑了笑,跟着坐了起来,“好了,走吧!”




同一时刻,操场的另一侧,舞台边,一路小跑到这里的No因为打不通电话,正在用自己的双眼四处寻找Pun的身影。就在他决定放弃此处去下一个场所寻找的时候,忽然被人从身后轻轻拉住了手臂。


“No,你等一下,”来人是刚忙完还来不及休息的拉拉队社长,他顿了顿继续说,“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可以给我点时间吗。”


No有点惊讶,但看着Earn诚挚却不同于从前的眼神,便对他说了“可以”,并更为确认地点了点头。


Earn放开No的手臂,招呼他到舞台一侧摆着的一排塑料椅旁。两个人随便找了两张,在坐下来后,No抬起头看向Earn,猜测并带着自信静静地等待着他打算开口告诉自己的话。


“No,几天前一个晚上,我跟Peet聊了一整夜,从我们相识到如何意识到喜欢上彼此。我真的……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好像自己的人生从来没有那么充实过一样。”Earn抿了抿嘴,转头看向No,“而我也才发现,明明几个月前才意识到的,却像是喜欢他很久了似的。”


“诶这样吗,”No说着,并不惊讶,但还是很为Earn开心,“那样不是很好吗?”


“是啊……”Earn难得有些害羞地笑了笑,“其实如果早这样也许会更好也不一定。”


“这种事情不能强求的啦,那个时候我不是也跟你说了吗,既然喜欢,该争取的时候还是要去争取,不能让机会从自己手中溜走咯。”No拍了拍Earn的肩膀以示鼓励,“而且只有在你表现出想要争取的样子时,才能真正打动对方啊。”


“你说的没错,而且……在一开始,只是在意是完全不够的,如果没有付出任何行动,我也许永远都不会知道Peet的心意,更不会发现自己的真实感情……而等到确认对方的心意后,如果没有任何有说服力的举动,也许永远也不会知道Peet为什么即使喜欢我,也不愿意跟我在一起。”


“对了,我之前一直没有问,那到底是什么原因呢?”No有些好奇。


“其实也就是………………啊,不,没什么。”


看着Earn眼神游离的样子,No笑着地摇了摇头,他觉得自己也许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就不多问了。


“不过啊,No,老实说能像现在这样跟你聊天,对我来说已经是一件很神奇的事了。”Earn看向No,“有时心境的变换真的连我自己都无法理解。”


“我明白啦。高中这几年我们都经历了很多,我想也是一种历练吧。无论多少,对以后的人生一定会有帮助的。”


“其实,”Earn挑眉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那个时候我真的很难过哦,好像天塌了一样……诶你别紧张啦,我还是那句话,真的很感激你拒绝了我,不给我留任何希望。”


“……好啦,我知道了喂。”No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所以我也还是那句话,能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对我来说真的是一件幸运的事。


Earn舒了口气,转头直视前方,“今天是我们Friday高中生活的最后一天,也是我们的毕业仪式,而我今天也终于能正式说出‘已经从单箭头对你的这段感情中毕业’这句话了。”


“No,我一直在想,我在想追求你这件事上,除了喜欢,到底还隐藏了什么我自己都没发现的因素。后来我仔细考虑过之后,想到大概也是为了跟Pun竞争吧。”Earn笑了笑,“我在失败之后,心里真的是满满的不甘心,这种感觉怎么看都不能算是一种纯净的喜欢了。”


No看着Earn的侧脸,回想起他以前为自己做过的所有事情。他知道那个时候的Earn是真的喜欢过自己,也经常做些让自己手足无措的事。但是他也知道即使是竞争,Earn也从未做出过会伤害到自己的举动。虽然也让Pun受到了些刺激,不过从后来的发展来看,也许正因为Earn做了那些事,反而成了推动他和Pun关系前进的功臣。


想到这里,No不禁笑了。撇开别的不说,其实自己还是挺喜欢看Pun吃醋的样子的。


“所以到现在,我还没有失去你这样一个朋友,我真的已经很庆幸了。”Earn转过头,真诚地说着,“谢谢你,No。”


“我也是一样啊,”No笑着站了起来,转身面对抬头看他的Earn伸出右手,“我也要谢谢你啦,Earn。”


Earn也站了起来,认真地伸出手握住No伸向他的右手。兄弟友好的手势让彼此都明白,他们一定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而就在舞台不远处的看台边上,Peet找到了一直联系不上的Pun,三步并作两步走上前。


“终于找到你了秘书长,”Peet弯着腰双手撑着膝盖,喘了几口气后直起身子,“已经跑了一大圈了,为什么一直打不通你的手机呢?”


“嗷Peet,”Pun看了看来人,叹了口气一脸无奈地说着,“就刚才Fi说自己手机没电了,又有急事要给家里打电话。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来还我……”


“是这样啊!我就说怎么给会长打电话也是关机状态……”Peet轻轻敲了敲头,接着从用手臂夹着的文件袋里拿出了几张纸递给Pun。


“今天拉拉队活动的具体资料表单啊,也真是辛苦你们了,高中生活最后一天还要工作。”Pun看着Peet笑了。


“哪有,学生会也还不是一样嘛。”Peet也笑了笑,“我想,其实大家都是自愿工作到最后一刻吧。诶不过,Pun你一直站在这里做什么呢?”


Pun转头向前方努嘴抬了抬下巴,“在看他们两个咯。”


Peet跟着转过头,顺着Pun指的方向看去,舞台一侧站着的是Earn和No。他们正面对面随意地站着,似乎在聊什么有趣的事,两人脸上都是轻松又愉快的笑容。


“Pun,你……就一直在这里看他们?”


“是啊。”Pun回答地很干脆,又像想到什么似的侧过头,意味深长地接着说,“……反正Earn那家伙已经有别的喜欢的人了不是吗。”


感受到脸颊的升温,Peet轻咳一声摸了摸脸,“嘛,人都是会变的咯,他们也是,我们也是。每个人都有一个自己的小世界,享受着上天赋予我们的自由权利,但同时我们又都会去追寻属于自己的幸福吧。”


Pun听罢,盯着Peet思考了一会儿,直到后者渐渐感觉到不自在时才张开口,“我第一次发现,你这个人还挺有意思的啊。”


“……哈?”面对突如其来的评价,Peet有些讶异。


“不过就算道理都懂,但再这样对着那两个人看下去,我的嫉妒心也无法让自己保持无动于衷的状态啦。”Pun转回头笑了笑,“走吧,Peet,是我们出场的时候了。”


而Peet也就这样满脑子莫名其妙的说了声“哦”之后,就被Pun带下了看台,向Earn和No所在的地方走去。


发现他们两个的No也向着他们招了招手,“Pun,嗷Peet,你们两个怎么一起过来啦?”


Pun笑了笑晃了晃手上的拉拉队表单,看了眼Earn又把视线转回No脸上,“聊完了吗?”


“OK啦,学生处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啊对了,怎么给你打电话都一直占线啊?”


“哈……还不都是Fi借了我的手机没还……”Pun向着No撇了撇嘴。


这一下,让在到达目的地后自动走到Earn身边的Peet,此时因深觉不可思议与Earn对视一番后,和他一样震惊于Pun这幅他们从未见过的样子。


这,是Pun在对No,撒娇吗。拥有这个想法的Peet惊讶地张开嘴,而Earn则激起一身寒毛。


“哟No,Pun!诶,Earn,Peet,你们都在这里哇!”Ohm提高的声线从不远处传来,打破了这片奇妙的气氛。他捧着一大包烟花棒走了过来,身后跟着的是音乐社其他二年级社员,以及同样捧着烟花棒,看不清脚下的路走得不太利索的Mic。


“Ohm,还有你们几个都来啦。”No朝着他们挥了挥手,随后四处张望了一番说,“Film呢,怎么没看到人?”


Ohm走近后把烟花棒放到脚边,也招呼Mic和其他人放下手里的东西后说,“噢~他去找一年级的社员了,应该是去总务那边领吃的了吧。话说你们这个四人组站一起,还真是一幅神奇的画面哇。”


“你又来了,”No随口一说,并不是那么在意地笑了笑,“对了,篝火晚会是不是快开始了?”


“是啊,所以才特地过来找你们咯。我跟Film说好分头找学弟拿完东西,我找到你就一起去活动的地方。也没有多少路啦,我们定的位置就在那——里。“Ohm指了指操场一旁足球队储物室正前方的空地,“那边也离火堆不远也不近,不会那么热也能看的清楚要进行的活动,还不错吧。”


No伸长脖子看了看,“呃呃,挺好的啊!Pun你说呢?”


“嗯,就在那里吧。”Pun看着No微笑着点了点头。


“我们也觉得OK,是吧Peet?”Earn轻轻推了推Peet的肩膀,后者似乎因为忽然想到什么事有些呆滞,还有些脸红。


“啊,嗯,当,当然。”Peet反应过来后斜眼瞪了瞪Earn,有些结巴地赞同。


“好啦天都快黑透了,我们再不过去就来不及啦。”Ohm再次抱起放在脚边的烟花棒,顺便不顾说着“学长没关系我自己来好了”的Mic,把他放在地上的袋子也拎了过来。


“说的是,走吧!Earn,Peet,你们也一起来吧!”No自然而然地拉起Pun的手,跟着Ohm他们往操场走去。


等他们走得稍微远些,Earn贴近Peet身后,伸手从背后搂住他的腰,下巴靠上他的肩膀。


“怎么了?”Earn一边轻轻地一下一下摸着Peet的上腹,一边带着安慰地语气问着。


Peet享受着这种短暂的温存,侧眼看了看Earn,“你明明知道还问。”


“我应该知道吗。”Earn装作很不解的样子,手下却在Peet的腰上稍稍用劲挠了挠。


受不了痒的Peet只能笑出来,用自己的手去拨Earn箍紧在自己腰上的左臂,“Earn你不要弄了。”


“好啦我不闹,你也别乱动了。”Earn重新用双臂紧紧搂住Peet,把脸埋进他的颈窝,闷声说,“让我再这样静静呆会儿,今天忙了一天了都没好好跟你说过话呢。”


Peet笑了笑,抬手摸着Earn贴在自己颈边的头发,那些毛弄得自己的脖子有些痒,不过倒还没到不能忍受的程度。他抬起头靠上Earn的肩膀,看了看的天空。夜色渐深,却万里无云,天上的星星点点全都能看得清楚。


这又是晴朗的一天落下的帷幕。然而对于他们来说,这也许是最后一次在这个校园内看到这片天空了。


“……Earn,”Peet垂下手,“即使分开了,也能经常联系的对吧。”


Earn抬起头皱了邹眉头,放开Peet,扳过他的肩膀让他面对自己,“在说什么啊你,谁会跟你分开啊!”


“噗,我不是说你啊,”Peet看着一脸严肃的Earn忍俊不禁,转头抬下巴指了指No他们离开的方向,“……我是说跟那些与我们有很深关联的人。”


“啊,”Earn这才反应过来,轻叹着,“……是啊,毕竟今天是最后一天了。不过我们这一整天都像打仗一样忙东忙西的,想想也是件好事,让我们都没工夫为分离感伤了。”


“所以现在停下来,一下子意识到明天就不用来学校了,忽然就觉得很不真实啊。”


“但就算这样,朋友之间也还是能随时联系。虽然大家都去了不同的大学,可是只要想见面还是能见到嘛。”


“嗯……也是。”Peet想了想,忽然话锋一转,“等一下,Earn,你刚才对我说谎了喂。”


“哈?我哪有?”Earn一脸诧异。


“就是刚才啊,”Peet双手环在胸前,“你说不会跟我分开……但我们不是会去不同的大学吗,这样不是已经分开了嘛。”


“你,那个是,哈……”Earn有些无语地抓了抓脑袋,“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啦,就算……去不同的大学,我也不会……啊这两个分开意义不同喂你明白吗。”


看着Earn拼命解释的样子,Peet绷不住脸扬起嘴角笑出声来,“好啦我逗你的,不用解释啦。”


听完的下一秒,Earn瞬间又露出那种让人看不懂的表情,“……Peet,你这样会让我思考是不是对你太温柔了,让你忘了惹我会有什么下场……”


“呃……”Peet立马止住笑容,眼神闪烁,“那个,我们,是不是应该过去No他们那儿了,好像……有点久了。”


Earn挑眉一笑,“是啊,是该过去了,早点结束晚会就可以早点回去了不是吗。”


Peet猛地闭上嘴,一脸紧张地瞪着Earn一语不发。看着他这副有点被吓到的样子,让Earn觉得实在有趣又有些无奈的同时,又忽然回想起Peet误以为自己喜欢他的那一天。当时的自己对Peet一点感觉都没有,现在想想简直不可思议。如果换做是现在,Earn真的不敢保证自己什么都不会做。然而现在情况又不一样了,为了Peet,也为了自己,一切也都得从长计议。而且,自己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没有告诉他呢。


“Peet,”Earn温柔地上前搂住Peet,“别紧张了,我也是跟你开玩笑的。不过有一点我一定要告诉你,那就是Earn绝对不会对Peet撒谎哦。”


有些冷静下来的Peet也慢慢回抱住Earn,闷闷地应了声。


“啊Earn学长,诶!还有Peet学长,你们怎么还在这里啊,晚会都开始了喂!”


Earn和Peet闻声自然地放开彼此,只见Per带着Vin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过来。


“Per,这是……”Earn问。


“一堆吃的哦!学校发的肯定不够我们这一大帮人吃,所以就跟Vin一起出去买了很多回来。”Per和Vin相视一笑,“学长们也一起,快过去吧!”


Earn和Peet不约而同地答应了声,跟上前面两个人的步伐向操场走去。


不远处安全范围内的篝火早已点燃,暖光印在了每一个幸福感满满的学生脸上。而光照的辐射范围之大,也把迎面走去的他们的影子拖得很长很长。






飞机划过天空,在湛蓝的天空中留下一道道洁白的机尾云。


即使是的土生土长的泰国人,在面对刚下飞机时这种强烈的冷热对比,Peet也还是深感阵阵无力。幸好从机场去F大还是挺容易的,不用再忍受各种颠簸。


顺利抵达学校的Peet,在大门口拿出手机,拍过一张校门的照片后拉着行李箱走了进去。学校在几个月前发来的各项说明上有提到,学生处会在校门口设置一个好几个点为新生服务指南。Peet四处张望一番后,便很轻松地发现了这些服务点。


Peet选中其中一个看起来人最少的桌子走了过去,但站在那里的人好像还是很忙的样子,一直低着头整理手中的各种表单。


“呃……学长,你好?”Peet有些犹豫地叫了一声。


“嗯?”对方抬起头看向他,热情地招呼起来,“啊!是新生是吧!来来来,先把这张表格填了。”


Peet接过表格看了看,上面其实就是一些基本信息确认。他找了桌子上的一块空着的地方,从桌上放着的笔筒里抽出一只黑笔,弯腰填写起来。然而到快填完的时候,Peet忽然感到有一道视线在注视着自己。他抬起头,发现那位学长一直盯着自己的表格。


“学长……呃,我有哪里填错了吗?”


“诶?啊不是不是,”对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只是我第一次碰到跟我同一天生日的人所以有点在意……”


Peet有些惊讶,“学长也是这天生日吗,那真是太巧了!我也从来没碰到过!”


“看起来这会是一种缘分啊!”对方笑得很阳光,让人感觉特别亲切又舒服。


Peet也笑了,低下头填完表格后用双手递给那位学长,并把黑笔插回笔筒里。


“嗯……Peet,是吧,这样我就知道你的名字咯。”学长满意的点点头,随即从放在一旁的袋子里拿出一张黑白的地图递给Peet,“这是大学的地图,还有关于每一幢楼的一些基本介绍在上面,你可以根据这个找到自己的宿舍和要上课的地方。”


“好的,谢谢学长。”Peet伸手接过地图。


“那我这边还要忙,就不带你过去咯,你住的那幢楼离这里不远,很快就能找到的!”


Peet立刻摆摆手说,“没关系学长已经帮我很多了!”


“哈哈,好的,那bye咯!期待再次和你见面。”


“嗯,再见!”


Peet低头看了看地图,正准备离开服务点拉起行李箱去宿舍时,忽然又被那位学长叫住。


“啊,Peet,你这张表上写着毕业于‘Friday高中’,那你认识一个叫……等等我找一下哦,”他低头翻起了收集的表单,从中抽出一张,“哦!找到了,嗯我看看……对了!叫Earn!”


“什么?!”Peet一脸震惊张着嘴睁大了眼睛,“呃……Earn?!等等等等……学长你是说……Earn?!“


“是啊,他说他也是Friday高中毕业的,我想你们两个说不定认识,大家又都是新生,这样在大学里也好互相关照一下……呃,”学长在抬眼看Peet的时候有些被他的表情吓到,“……怎么了吗?”


“呃不,我,这个……”Peet满脸无措,咂了咂嘴,但最后还是决定先镇定下来,“我想……我应该认识,那个Earn他……有说什么吗?”


学长听罢一拍脑袋,“对哦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那位学弟在每个服务点都留了张纸条,说是如果有个叫‘Peet’的过来就交给他……诶!那不就是你嘛!“


学长为自己记忆力好笑地摇摇头,立刻从一旁的抽屉里取出他说的纸条交给Peet。


Peet接过纸条认真看了眼,轻声舒了一口气,闭上眼笑了。


“谢谢你,学长。他让我去找他,那我先走了。”


“啊,哦好……”


学长目送这个学弟离开,有些不解地摸摸脑袋,最后还是放弃般摇摇头,继续手里的工作。




2号宿舍的天台上,Earn正依靠栏杆站着俯视眼下这片校园,想着最后把升学愿望改成这所大学真是正确的决定,这里果然比城市里的大学安静很多。


Peet,应该差不多到时间来报到了吧,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收到自己留的字条。如果知道他也来了同一所大学,大概很惊喜吧,不知道会不会感动到哭呢。想到这里,Earn抬手举到嘴边,有些按耐不住激动的情绪。


“‘来2号宿舍楼顶’这句我能理解,但后半句算什么啊。”


背后突然响起的声音吓了Earn一大跳,他一个激灵转过身,就看到Peet居然已经站在距离自己一米内了。


“Peet?!你,你什么时候上来的啊!”


“大概五分钟前吧,你自己一个人在那儿一会儿发呆一会儿笑的,我才比较莫名其妙好吗。”Peet双手叉腰,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呃……呃,好吧,嗯……”


Earn忽然结巴起来,自己排练了好多遍的话一下子全都从脑海里消失地无影无踪。这是当然的,因为跟预计的完全不一样啊!


在Earn的想象中,Peet得知他报了同一所大学后,应该先是震惊,之后瞬间被感动到不行,然后就会直奔自己告诉他的地点,再给自己一个大大的拥抱。


然而……


Earn看了眼Peet的状态,身边没有拉杆箱或者旅行袋,肩上也没有书包,身上穿着简单的居家服,关键是……居然还穿了拖鞋!这一看就是已经在来这里之前去宿舍放过东西的样子啊!


Earn一副瞬间自信全无,被打击的不成人样的模样,一边说着“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啊……”,一边慢慢靠着栏杆蹲下身子坐到水泥地上。


Peet本想稍微跟他开个玩笑,作为没有告诉自己的小惩罚,却没想到他竟然会变成这样,只能在脑中删除那些吐槽的语句。他一步跨到Earn面前蹲了下来。


“……本想给你一个惊喜的,结果好像并没有什么用啊……”Earn低着头闷声说着,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也能想象此刻的他是有多郁闷。


“Earn……我……”Peet放软了语气,向Earn伸出手,中途停顿了一下,但还是放到了他肩上,“抱歉……我应该要表现的开心一点才对……其实我这样是因为……”


“表现的开心跟真正的开心是不一样的,”Earn抬头看了眼Peet,伸手拂开Peet按着他左肩的手后又低下头,“算了你别安慰我了……”


“Earn你别这样……我……”看着这样的Earn,Peet有些紧张起来。他冥思苦想,最终只能憋出一句“那你说吧想要我怎么做才好”。


“亲我一下。”Earn说。


Peet眨了眨眼睛,“哈?”


Earn抬起头,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说,“亲我一下,对着嘴,我就原谅你。”


“呃,”Peet闭上嘴咽了咽嗓子。真的要亲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Earn好像真的很失望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觉得自己好像踏进了什么圈套一样……


“什么啊,”看着思考中的Peet,Earn眉间微颦,“原来你一点也不爱我,都这样了还不愿意……”


“等等你别说了,我知道了……亲就亲咯……”


“你说的哦。”Earn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向后背靠栏杆,闭上双眼等待着。


——咚,咚,咚。


听着自己渐强的心跳声,Peet努力忽略双颊升起的热度,从蹲着的姿势转变为半跪着,向着Earn的方向移去。


虽然这大概是自己第一次主动去亲Earn,不过应该也没什么。只是他为什么要靠那么后面啊,而且挡在自己和他之间的他的双腿也太碍事了,这样很难亲到好吗。


痛苦地思索着,Peet反复尝试各种角度前进,无奈怎么都够不到全部都不合适。他想开口说能不能换他来亲,可是这样的话岂不是变成自己在索吻了……也太……但Earn又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靠着栏杆睡着了。


然而多次尝试不成功的Peet实在没办法,只能轻轻叹了口气,跪坐在Earn腿前,用手摇了摇他的膝盖,“Earn……我做不太到……还是你……呃……”


“……嗯?”Earn睁开一只眼睛,挑眉看着Peet,“我什么?”


“呃,嗯……就……”Peet含糊地说着,已是满脸通红,就连眼角都泛红了。


“Peet……”Earn双眼微睁,慢慢前倾身体凑近靠着自己膝盖的Peet,“自己说出来,要我来怎样……?”


“嗯,来亲……”Peet抿了抿嘴,最终放弃的闭上双眼,“……亲我。”


终于等到自己想听到的话,Earn放开屏住的呼吸,立刻挺起身子搂紧Peet翻身与自己整个调换了位置,在用手垫住他的后脑防止他撞上栏杆,确定一切安全后,带着火热的气息重重吻了上去。


零距离让Earn嗅到了Peet身上他常用沐浴液好闻的味道。用舌尖轻易撬开他的双唇后,水乳交融之际又品尝到一丝丝薄荷的清甜。Earn了然。带着从心底涌上来的阵阵欣喜,同时也感叹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正常思考。他慢慢放开Peet,看着急促喘息的他,舔了舔自己的嘴唇。


“你刷过牙了?而且……”Earn挑了挑眉,“还洗过澡了……?”


“呃,不……”Peet红着脸移开眼神,“不要在意这种细节……”


Earn看着他笑开了,用力抱住Peet,在他耳边用最温柔的声音说,“我真的很高兴,刚才还以为你不那么在意,只想用我自己的方式逗逗你给自己点补偿,结果没想到……反而被你给予了一个大大的惊喜。”


Peet听罢眨了眨眼睛说,“怎么……可能会不惊喜,都已经到了惊吓的程度了……还以为自己碰到鬼了。”


“那拖鞋呢?”Earn还是有点不明白。


“……就,洗完澡为了快点见到你忘了换……”Peet越说声音越轻。


“Peet,”Earn放开Peet,直视着他的双眼,“我现在觉得,最后选择来这个学校的决定真的不能更正确了。看着这样的你,离开一分一秒我可能都受不了。”


“夸张了喂。”Peet双手撑地坐起身子笑了起来,“不过……你到底是怎么决定的,一开始不是要去另一所吗……”


“……Peet你也知道,当初我要去那所大学,是为了跟No的约定,”Earn摸了摸头发,“但是我最后决定换成这里却并不是因为No没有遵守约定。这个决定其实是为了我自己。”


Peet有些惊讶,却并没有打断Earn,反而想静静听他说下去。


“回忆喜欢No的那段日子,我感觉自己似乎一直在为No而活,从来没有为自己好好打算过。其他事情是,选择大学的事情也是。”


“其实我一直知道这所大学的体育部明显好于之前选的大学,但因为No,让我放弃了这个选择。”


“然而我现在完全想通了,人不管怎样都得自私一点,为自己而活。这种自私并不是坏事,反而会为周围的人带去正向影响。况且……”


Earn笑了笑,“这里有你在,还能拼凑齐另一半的我,这样的完满感也是不容易得到的啊。”


“不被任何人牵动……为了自己的目标自由自在活着……”Peet轻叹一声,咬了咬嘴唇平复自己的情绪,“这样的Earn……是我一直以来最想看到的……”


“自由自在活着一定会是现在开始的状态,不过……”Earn顿了顿,“不被人牵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还记得我在纸条上写了什么吗?”


Peet想了想说,“……当然,‘来2号宿舍楼顶,不来就等你一辈子’……这种话怎么可能这么快忘掉。”


“那好,既然这样,我现在就来问你。”


Earn举拳到自己嘴边清了清嗓子,换了个姿势单膝跪地,向着Peet伸出自己的右手。他调整自己的表情,整个人的气场完全改变了,除了严肃认真再看不到其他任何神态。


“Peet,”Earn郑重地说,“我,Earn,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都会用剩余的一生来爱Peet。”


“那么,Peet,你愿不愿意和这样的Earn过一辈子,永不分离?”


Peet盯着Earn虔诚且没有一丝杂念的目光,张了张嘴,却感动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于是他使出全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接着,Peet慢慢伸出自己略微颤抖的右手,紧紧握住Earn的手,再次微启双唇。




风起尘扬。远处,近处,大树被阵阵大风刮过响起的沙沙声盖过了Peet的话音。


Earn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挺清楚Peet的回答,但是这句话,只靠自己的想象是不可能得到的。


而且,Earn很明白,如果他想再听,留给他们的时间还有一辈子,不是吗。


对着同样带着真诚目光,却明显因为激动快溢出泪水的Peet微红的双眼,Earn温柔地看着,笑着,并在心里默默复述了他默认自己听到的,最动人的言语。




Yes, I really do.


I will never stop loving you.


Until death do us apart.






END






++++++++++++++++


从头平淡到尾的Animal Rights写到这里终于结束了。真的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才让我拥有了第一篇完结文。是的,我这个爬墙小能手曾经就是个坑王(姚明脸)。


最后这一章,在列关键点的时候本以为自己会写的很短,结果我低估了自己东拉西扯的能力……怎么说呢,虽然这篇文基本是EP only,但作为结尾,比起只描写EP将如何如何,我更希望能以自己微薄的力量为他们的少年人生做一个简短的总结。分离从来不是结束,而是一个个新的开始。少年永远有着用不完的力量,能释放强大的能量。好聚好散,再聚又能让时光自然而然倒流回大家闹在一起的日子。


在码字过程中,我在自己脑中为EP描写过许许多多种可能。起初我只是受了第八集的刺激,想写一篇无果的单恋以BE收尾。然而当自己真正投入的时候,却不满足于BE,不希望任何一方收到如此巨大的创伤。大概因为既苏了根哥,又被八月激发了自己所有的保护欲吧(痴汉自重)。也是因为这样,我觉得自己大概写得蛮ooc的……太喜欢心里描写,不知道会不会导致我笔下的他俩看着各种纠结不干脆。如果真的有这种不适感,还请……去多看看正剧洗洗脑,不要被我误导了啊www


我希望自己有写出Peet的万年外人感(什么鬼),所以一旦与自己扯上关系就会有些不知所措。而Earn则是属于,既然受过前车之鉴,那么在正视自己的感情后(又知道对方没有交往对象)一定会变得非常主动的类型。两个人之中在一开始总要有一方是主动的,不然不能加速进程啊w于是我选择了Earn来担负这个重任,因为我相信他一定能担得起w


不知道是不是有很多写EP文的lo主会跟我一样,在如何让他俩在一起上绞尽脑汁……即要在最短时间内搞定,又要自然不突兀,也真是伤脑筋的任务啊w不过这也说明了大家是多么希望剧里EP这对真的能在一起。


那么最后我要再次感谢大家看完了我的文,也感谢大家看完了我这一大段啰嗦的话,当然最重要的是,也期待剧里Earn和Peet的发展能像我们祈愿的那样,即使过程波折不断,但最后还是能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毕竟EP在剧里……………………不要说结局了根本还一点进展都没有谈何美好的过程啊导演!!!





评论 ( 12 )
热度 ( 48 )

© KABE | Powered by LOFTER